依法判刑有助鞏固法治權威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 勇

我們經常強調香港是個法治社會,但在不知不覺之間,有些基本的法治理念卻被敗壞、扭曲和變質了。

犯了法便須承擔法律責任,警務人員有責任執行法規,法官有責任依法裁判,律政司有責任維護法治公義,難道不是基本的法治理念嗎?但我們從反對派對立法會議員宣誓司法覆核案及激進派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案的反應可見,反對派基本上是不服判決的,把特區政府的訴訟一概視為政治打壓,這公道嗎?到底幾時開始,依法辦事和依法判刑也會遭受非議?難道特區政府不應對反對派的違法行為提出訴訟、法官不應對反對派成員依法判刑、警務人員要對反對派的違法行為「隻眼開,隻眼閉」,反對派的違法行為不需承擔法律責任,才算是公義?一些犧牲了法治的公義,還算是公義嗎?

相信大家都會同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政治不應成為法治的擋箭牌。近日,很多被判刑的社運參與者都是年屆18歲的成年人了,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難道他們在爭取政治曝光的同時,又不應承擔違法衝擊的法律後果嗎?又想靠衝擊爭取鎂光燈的關注,又想逃避法律刑責,世上哪會如此便宜?他們應該承擔法律責任,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人。

筆者認為,近日多名反對派人士被法院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以及一些滋事者因衝擊政府總部東翼前地而判刑,產生了撥亂返正的作用,提振了本港司法體系的權威,遏止了反對派近年動輒擾亂社會秩序的氣燄。大家必須明白到,政治不是法律的免死金牌,抵觸法治必負上法律代價。

其實,香港作為現代的文明社會,講道理素來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反對派真的需要以擾亂社會秩序,踐踏法治的形式來表達政治訴求嗎?香港過去幾年的政治衝突特別多,香港已夠折騰了,香港現時需要的是更多的法治和發展,更少政治,這才是香港最根本的利益所在。

原來反對派接受一地兩檢原則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 勇

廣深港高鐵即將於明年第三季通車,屆時由香港到廣州南站可以快至48分鐘,到深圳福田站更只需十多分鐘,大大促進兩地的交通,以及各方面的交流聯繫。可是如果不能夠在香港做到一地兩檢的話,乘客可能要多花大量時間排隊過關,乘客們更需要額外上上落落,隨時令到時間多花一倍,費時失事之餘,亦令到高鐵的效益大打折扣。

很明顯民意是希望能夠以最直接方便的辦法,完成高鐵的出入境手續,在以前沒有e道的時代,在羅湖或福田過關都是一件惡夢,後來西部通道落成,深圳灣首次引入一地兩檢,令到旅客大感方便,享受到這種好處的市民,難道要在搭乘高鐵的時候走回頭路,重溫以前「過關難」的經歷?

但是,縱使民意傾向是那麼明顯,反對派卻基於政治利益的考慮,不惜站在主流民意的對立面,誓要力阻一地兩檢。打從政府推出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三步走」方案之後,反對派即不斷以之為題進行糾纏,在議會內外進行政治鬥爭,包括在議會內進行拉布,在街頭設立街站誤導市民反對方案,更在網上設立所謂的「關注組」,不斷在網上造謠,務求令到香港一地兩檢胎死腹中。

初期他們的口徑並不統一,部份人是反對任何形式的一地兩檢,部份人接受一地兩檢,卻要求在深圳福田站做一地兩檢;另一些說深圳北站是轉車站,反正要等轉車可以順便做一地兩檢;有些說廣州南站是終點站進行一地兩點最好不過,甚至有些建議不如在內地各主要高鐵設立出入境櫃位,仿傚現時直通車的做法,不一而足。其後反對派召開內部會議,在眾多不同組合的高鐵過境方案當中,以投票選出了「福田站進行一地兩檢」的方案,作為他們共同的立場。他們就拿這個方案給運房局長陳帆,結果這個方案發現了是以前已經諮詢過的,陳局長也很直接地說是了無新意,沒有討論的價值。

有一個極之重要的訊號是,反對派終於接受了「一地兩檢」的原則,表面上是一種共識,實際上他們無法具說服力地說明一地兩檢如何觸犯了基本法,他們只是說深圳灣一地兩檢沒有問題,移到在香港境內就有問題了,可是問題究竟出在那裏,實在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更令人有一種雙重標準的感覺。說穿了是因為他們實在再想不到反對一地兩檢的理由,因為一地兩檢在深圳灣口岸行之有效,在外國也有不同形式的實踐,對市民來說也是最省時省力的方法,他們自知再堅持以原則性來反對,已經不得人心,自然不得不要轉變立場。

歸根究底,反對派已經放棄了反對一地兩檢的原則,退而求其次用技術細節來作進一步的糾纏,就是在全世界任何一角做一地兩檢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在香港西九龍站進行。市民一定要看清楚,這是一種投機和橫蠻的立場,為何反對派認為深圳應讓步開放予香港進行一地兩檢,在西九龍卻不可以?這豈非自私的雙重標準?更何況,在福田口岸實行一地兩檢,乘客同樣需要額外的上上落落時間,可謂吃力不討好,對市民完全沒有好處!

急起直追力爭創科樞紐地位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 勇

繼《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出爐後,國家發改委日前進一步表明,將研究推動設立「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協調機制,將與粵港澳三地和國務院相關部門,編制區內城市群發展規劃,盡快按程序上報。

大灣區做大做強,對作為區內要員的香港帶來莫大裨益。據統計顯示,去年大灣區的經濟總量超過1.3萬億美元,進出口總額約1.4萬億美元,雄厚的發展實力不容小覷,倘若規劃合宜,大灣區不僅能成為「一帶一路」的「新支點」,整個珠三角更有望在創科領域上開闢新天地。

香港要近水樓臺先得月,關鍵在於我們能否確立自身優勢和定位,與區內持份者加強融合發展。近年,內地創科發展一日千里,反觀香港,儘管在人才資訊等方面掌握優勢,但礙於香港的創科法律框架未有與時俱進,減低了行內發展的靈活性,加上在近年政治低氣壓下,個別部門思維守舊,作風保守,也成為香港踏上創科路的絆腳石。

要維持長遠競爭力,香港必須在創新科技板塊上急起直追。自創新及科技局成立以來,當局已投入逾180億元推出多項計劃,今年財政預算案也預留了100億元支援創科發展,政府亦明言會繼續提供資源加強創科人才培育和支援、推動本地金融科技等。筆者盼望當局在未來大灣區發展規劃過程中,能多與本港創科業界互動交流,認清他們的挑戰,吸納他們的意見。這樣才能更到位地把香港打造成為區內的創科樞紐,做好「超級聯繫人」、「超級合夥人」的重要角色。

從高鐵爭議看社會和解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 勇

特首選舉期間,反對派表示期望選出一位能促成社會和解的候選人;在特首選舉結束後,如何促成社會和解亦成為了一個各界關注的重要議題。然而,從高鐵爭議可見,反對派為反而反的立場依舊,和解之路,談何容易呢?

高鐵香港段是社會各界引頸以待的重要基建,工程已完成逾9成,預期將於明年下半年通車。為發揮高鐵的最大效益,便利乘客,實施「一地兩檢」是最務實理性的安排,一切都是為了香港、為了乘客。說實話,支持「一地兩檢」的理由並不複雜,說來說去也差不多,任何人憑常識也能夠輕易判別利弊。教人遺憾的是,一個如此純粹便民的安排,反對派卻總要無風起浪,在雞蛋裡挑骨頭,連日來不斷向「一地兩檢」抹黑、妖魔化、撥污水,先後創作了「割地」、「賣港」的負面標籤,民主黨甚至把韓國電影《屍殺列車》二次創作成《洗頭列車》,在社會胡亂散播恐慌,公民黨更把「林子健事件」與高鐵「一地兩檢」扯上關係,唯恐天下不亂。

所謂見微知著,一葉知秋,反對派對「一地兩檢」議題的立場和態度充份反映了,反對派始終放不下「逢中必反」、「為反而反」的一貫立場和態度。對立、對抗的立場依舊不變,和解又從何談起呢?如果反對派真的希望促成和解,必須以實際行動作出回應,放下為反而反的矛盾鬥爭思維,不要繼續抹黑和妖魔化「一地兩檢」,肆意挑起社會矛盾。

社會要和解,先要放下政治對立,共同從社會利益的角度出發,共同以更美好的香港為目標。有了共同目標和願景後,便會有溝通的基礎,很多分歧才能夠慢慢縮窄,香港才會有政治和解的基礎。無論如何,為反而反、逢中必反的非理性立場肯定無助於社會和解,更只會把和解之路堵死!

緊握「四個始終」 綻放「一國兩制」生命力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 勇

香港回歸祖國20年來,在「一國兩制」基礎上發展有目共睹,新上任的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提醒港人要把握「三勢」,包括要發展好香港當前的良好態勢、要發揮好香港的特殊優勢,以及要把握好國家發展的戰略大勢,激勵港人對未來信心更堅,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

的確,中共19大即將召開,在中央多年來帶領全國人民奮發努力下,國家成功躋身世界舞台中心,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正當全球各國力爭和中國達成經濟合作時,香港坐擁「近水樓台」的優勢,發展潛力不容小覷。只要我們乘著東風,積極參與國家的「一帶一路」及粵港澳大灣區等倡議,藉此拉動經濟、改善民生,香港前途一片光明。

不過,香港會直奔康莊大道還是在死胡同上打轉,仍然是未知數。畢竟破壞派鼓吹暴力違法佔中後尚未「找數」,幕後主腦依然逍遙法外,而「港獨」思潮也隨之一發不可收拾,在校園持續發酵。近日,破壞派又耍花招,祭起「反威權」的旗幟,妖魔化政府官員,撕裂社會。隨著立法會補選戰臨近,可以預見這些政客將會更加肆意羅織罪名,製造更大的政治雜音干擾香港前行。

為免香港大好前途變成鏡花水月,港人必須緊握好習主席對香港「一國兩制」實踐提出的「四個始終」的要求:始終把握好「一國」和「兩制」的關係,始終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始終聚焦發展這個第一要務,始終維護和諧穩定的社會環境。只有這樣,香港才不致於被破壞派的謬誤迷惑,能繼續綻放「一國兩制」的生命力,維護港人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