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分離派席位不保而煽街頭衝突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從根源上平息了宣誓風波,也從制度上給「港獨」畫下紅線,依法確保了香港「一國兩制」的落實。無可否認,釋法在香港引起了一定震動,但人大履行憲制責任的合法性毋庸置疑,亦始終無損香港是全球最自由,法治大都會的地位。

釋法依法而行,如果有人妄言人大釋法是破壞香港的法治,那麼此前的四次,尤其是第一次,香港八成以上民意都要求中央出手,這就證明四次釋法是獲得大眾認可的。此外,連梁天琦這種「港獨」分子都相信法律提出選舉呈請,就證明每一次人大釋法,就算按破壞派的標準來說,並沒有破壞香港法治。

值得注意是,今次釋法終止了宣誓鬧劇,但宣稱「抗爭無底線」的分離派,勢必重返街頭「播獨」生事。儘管在日前衝擊中聯辦的街頭遊行中,所謂的「領袖」鼓動他人衝擊,自己卻先行乘車離開,但不能排除部分「中毒」已深的追隨者,會繼續盲從所謂的「本土自決」、「暴力革命」,甚至複製「旺角暴亂」,累己累人。

為免悲劇重演,市民大眾除了在道義上,同聲譴責禍害香港福祉、破壞「一國兩制」的分離分子外,在法理上也要支持部門依法檢控,防止政治恐怖主義滋長蔓延。當然,我們應對香港的行政、司法和執法部門,以致國家有信心,畢竟中國在南海問題、東海問題上保家衛國立場堅定,香港還有駐軍,倘有人試圖令香港變為政治恐怖主義的戰場,算盤肯定打不響。

香港須防政治恐怖主義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全國人大常委會一錘定音,釐清《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立法原意,為香港遏獨止亂,贏得普羅市民支持。但一如所料,破壞派老調重彈,大呼小叫「司法已死」,混淆視聽。

回顧過去一個月的亂局,自「梁游鬧劇」開鑼,立法會開不了會。香港是商業社會,講究契約精神,如果公然違反法治,而且久拖不下產生了眾多混亂和歧義,國際投資者對香港的信心就會流失,香港經濟民生等方面也將蒙受嚴重打擊。

更令人擔心是,「港獨」之火可以燎原,正如沙士期間要隔離高燒人士,就是擔心病菌在人群密集區散播。如今「港獨」份子打破議會缺口,對香港帶來了根本毒害,一旦姑息縱容,造就他們與其他境外「獨立」勢力結聯勾結,更加會成為危害國家安全的計時炸彈。

有人問,殺小學雞焉用牛刀?《基本法》明確指出,香港是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偏偏有人一直裝聾扮啞,刻意曲解,人大常委會被迫釋法,就算釋法將來被迫成為一種常態,也是被分離主義和抹黑香港法治之人所迫的。這就等於歐美和俄羅斯,面對極端恐怖主義挑釁,他們也只能被迫採取更強硬的手段還擊。

「港獨」問題豈容兒戲,必須要用足夠的權威才能夠正本清源,一旦牛刀也不足以對付這些瘋狂惡獸時,動用關公的青龍偃月刀治標治本,也唯有在所不惜。今次人大快刀斬亂麻,終結了「分離派」膚淺莽撞的辱華鬧劇,還望破壞派也能回歸法治,不要再節外生枝,窒礙議會和香港重新正常運轉。

分離派惡行定必受到歷史審判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律政司日前入稟高等法院,申請禁止於10月12日未能按法例宣誓的候任立法會議員游蕙禎及梁頌恆再次宣誓,法庭亦批出司法覆核許可。兩人在莊嚴的儀式上嬉皮笑臉地發表侮辱華人言論,至今仍砌詞狡辯、拒絕道歉,鑑於民族大義,為顧及所有炎黃子孫的感情、為維護「一國兩制」、《基本法》及香港法治的核心價值,建制派別無他法,只能以流會表態,以此阻止宣誓程序,回應普羅市民和所有炎黃子孫的訴求,這確是一個好痛苦、好無奈的決定。法律方面可能存有灰色地帶,由法庭處理亦是適當的,但在政治層面,建制陣營必須有所表示。

  宣誓鬧劇擾攘個多星期以來,香港市民見盡分離派尤其游蕙禎及梁頌恆目空一切、無知至極的政治表演,任由他們在議會議政發聲,主流民意非常氣憤,難以接受。事實上,今次風波的始作俑者,在宣誓時宣揚「港獨」,已經清楚表明他們並不擁護基本法,不承認香港是國家領土,而侮辱國家民族、數典忘祖嘅「支那論」,更加是蔑視國人,挑戰炎黃子孫的心理底線。

  根據《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倘若議員不遵從,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21 條,「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代表律政司的資深大律師也表明,游蕙禎及梁頌恆並不接受作為議員需擁護的原則,他們根本不可以行使以上議員所擁有的權利。如果容許兩人多次宣誓,亦會向公眾及國際發出信息,即使不擁護基本法,亦可擔任香港立法會議員。

  香港是法治之區,政府有憲制責任,維護「一國兩制」同基本法,特區政府以法律途徑阻止故意違法、違規的人成為立法會議員,再由法庭解決法律爭議,可能是最好的做法。如今,兩位候任議員尚未宣誓就任,就已經口出違法狂言,一旦正式成為議員,手握言論免責特權的「擋箭牌」,豈不是更加無法無天?

  對分離派政客而言,「支那」、「港獨」言論只是「搏上位」的政治戲言,但對於本港抗日老戰士和上一輩市民,香港曾經歷的三年零八個月日佔苦難時期,被日軍任意燒殺,擄掠,殘害的慘痛歷史,是一段永生難忘的痛苦記憶。作為候任議員,在宣誓時站在侵略者的立場,並使用日軍侮辱華人詞語恥笑同胞,這種行為是絕對不可容忍的!

  分離派須自重自律,收起嬉皮笑臉,收回侮辱國家民族言論,還全球華人一個正式的道歉!奉勸其他泛民立法會議員亦不要再只見陣營而不分對錯,不要再包庇護短。我們深信,在民族大義、大是大非面前,全港市民和全球華人並無退讓的餘地,游蕙禎及梁頌恆更要為今天數典忘祖的言行,承受民眾的譴責與歷史的審判。

分離派死不悔改 籲立會主席勿放虎歸山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青年新政」候任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的宣誓辱華言論,觸發全城怒吼,惟二人在破壞派包庇下堅拒道歉,更變本加厲應邀到台灣出席講座,繼續「播獨」。香港各界團體連日發表聲明譴責梁、游所為,連同網上聯署至今更逾50多萬人參與,為回應民間訴求,建設派發動流會力阻二人宣誓,日前亦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提交聯署信,促請主席不再為二人安排宣誓。

立法會是本港莊嚴的立法機關,但破壞派多年來搗亂議會運作,令議會尊嚴及認受性每況愈下。如今梁、游二人甚至把議事堂淪為「播獨」舞台,在宣誓時侮辱國家及中華民族,足證二人不會遵守誓言,沒有資格做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理應被取消資格。

儘管《議事規則》訂明,宣誓是每次會議首先進行的議程,但根據《基本法》第72條,主席有權決定議程,包括先讓立法會繼續開會。為確保議會正常運作,為著香港整體利益及港人福祉,主席更應當機立斷,不再為二人安排重新宣誓。否則,今天容讓二人曚混過關,等同放虎歸山、養虎為患,香港未來四年前途堪虞。

事實上,早前日本沖繩防暴警員因為侮辱當地示威者為「支那人」和「土人」,引發軒然大波,馬上向公眾道歉,足見「支那」二字具侮辱性乃是國際標準。何解分離派在大是大非的民族問題上,仍膽敢逆世界潮流,與全球華人為敵呢?無論是「貪口爽」還是處心積累禍港,分離派必須為一言一行負責任,與人無尤。

縱容靠攏「港獨」 破壞派必招惡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立法會新一屆會期伊始,分離派口出「支那」狂言,事後又辯駁是「鄉音」的無賴模樣,惹起公憤。與此同時,一眾破壞派老薑在激進新丁面前進退失據的窘態,憤青發炮圍攻「同道前輩」的嘴臉,也令市民搖頭嘆問,議會如斯無規無矩,香港未來四年怎樣走下去?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當年破壞派包庇激進議員大玩粗口諧音、辱罵官員及建制同僚,又示範用「愛與和平」為違法佔中塗脂抹粉,難怪今天分離派有樣學樣,甚至「青出於藍」,懶理什麼議事規則、「同道中人」,總之誰不合乎一己心意,就是「千古罪人」。

一度主持選舉主席會議的破壞派資深議員,落得被圍剿的下場,只因他未有趁機搞垮選舉,反而把主持一職拱手相讓建設派。但話說回來,議員根據議事規則辦事,何罪之有?可笑是,在分離派及網民的咒罵聲中,這位老薑竟然「跪低」,為自己的處理不當鞠躬道歉,甚至諉過秘書處「誤導出賣」。當然,秘書處已釐清事實,重申已於選舉大會主席前講解了主持選舉的議員角色及權力。

分離派從不在乎所謂「抗爭無底線」的小學雞做法,對香港發展的殘害,他們仍然對自己目空一切、幼稚無聊的「抗爭」沾沾自喜。正當建設派議員致力捍衛議會運作及尊嚴,力阻分離派播「獨」之時,筆者奉勸初嘗苦果的破壞派老手,與其卑躬屈節、諂媚靠攏分離派新丁,倒不如認清主流民意,回頭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