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化歷史愛國教育 助港青抵制「獨」害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近年破壞派肆無忌憚把社區及校園淪為一己的政治鬥爭戰場。數年前的「反國教」鬧劇,少部份激進份子歪曲國民教育是向學生「洗腦」,挑撥「去中國化」撈取政治資本。近日,特區政府為初中中國歷史科課程修訂展開諮詢,建議將香港史納入中史課程,點出香港在國家歷代發展中的角色和關係,分離派卻又宣稱「香港歷史」遠比國家歷史長,要求另搞一套「以香港為本位」的歷史云。

只要多讀史料,不難發現聯合國文件及當年滿清簽訂的不平等條約,都顯示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縱使分離派刻意無視自己的黑眼睛、黑頭髮及黃皮膚,否定自己的中國人身份,但斷不能抹煞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史實,肆意挑撥「盲反」內地的風潮。

分離派是無知還是「揣着明白裝糊塗」,不值深究,筆者反而擔心星火燎原,一旦任由這種「歪理當真理」的邪風蔓延,部分年輕人難免會被煽動誤導,走上歪路。以剛過去的國慶日為例,「港獨」分子有組織地在多所大專院校掛上有獨立字眼的直幡,再一次揭示分離派的狂妄囂張,對年輕一代張牙舞爪。

香港的發展與祖國休戚與共,全港的正義力量有責任抵抗「獨害」,為下一代補回歷史教育的缺乏,無論是中國歷史、世界歷史還是香港史都應涉獵。同時,我們也要做好年輕人的愛國教育工作,好讓他們面對這些信口雌黃、胡說八道的政客時,能認清事實,站得住腳。

港府急需應對樓價再升溫的問題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住屋問題是香港過去幾年最突出的民生問題之一,房屋政策也是本屆特區政府重中之重的工作。教人遺憾的是,雖然特區政府已積極推動建屋計劃,甚至推出了「10年建屋目標」,即在2015年至2025年期間,合共興建48萬個單位,當中包括29萬個公營房屋單位,以及19萬個私樓單位。但本港住屋問題仍然十分嚴峻,在公營房屋方面,公屋輪候冊上的輪候人數接近30萬人,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4.1年,長者一人申請的平均輪候時間也達2.4年;在私樓市場方面,根據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據,雖然現時樓價已較去年9月的歷史高位回落近6%,但亦已連續急升5個月,至於租金指數方面,亦已止跌回升,現只較去年高位低5%。毫無疑問,無論是公屋的輪候數據,抑或私樓樓價指數,均反映了「住屋難」的問題仍然未解決,甚至有惡化之勢。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必須加大力度壓抑樓價,增加土地供應。港府應積極研究一下,在現時買樓「辣招」的基礎上,是否有條件進一步提高印花稅的稅率,或推出更多的「辣招」,例如針對境外人士的限購令等,以壓抑樓市炒風?至於增加土地方面,在現有的大型建屋規劃中,有沒有空間增加發展密度,提高建屋量?

筆者也明白到土地發展牽涉到複雜的利益問題,持份者眾多,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大嶼山發展計劃和橫州建屋計劃可見,特首說尋找土地供應的工作是「粒粒皆辛苦」,其實並無誇張。然而,正正由於建屋工作不簡單,才更加突顯到特區政府敢於迎難而上的魄力!筆者深信,解決住屋問題仍然是多數港人的願望,誰不想安居樂業呢?只要特區政府展現出立志解決住屋問題的決心,推出更多針對性的政策措施,讓市民感受到政府真的「做緊野」,肯定會得到大量市民支持,對提振民望大有幫助!

勿忘佔禍教訓 促破壞派還香港安寧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兩年過去,違法「佔中」後遺症對香港的影響依然深遠,所謂「愛與和平」的抗爭,嚴重撕裂了社會,重創了香港的經濟、民生及國際形象。奈何一眾「佔中」主事者久未被起訴,予人「犯法唔使本」的觀感,相反守法護法的普羅市民卻要承受「佔禍」苦果。

時至今日,所謂「傘後組織」繼續逞英雄,高調地為這場違法行動貼金,甚至肆意泛起違憲違法的「港獨」思潮。至於佔禍對香港造成數以千億港元的直接損失、對投資者信心和未來發展動力的摧毀、對青年學生的荼毒、對兩地互信關係的破壞等,他們卻裝聾作啞,隻字不提。

政客用豪情壯語蠱惑人心,但香港人不能再像鴕鳥般把頭埋在沙堆裡,必須認清香港經濟轉型乏力、競爭優勢弱化的事實。近日,世界經濟論壇發表新年度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排名較去年再跌兩級至排第九,科技創新能力不足,更成為本港競爭力持續下滑的最大隱憂。另一邊廂,被譽為「現代世界七大奇跡」之一的港珠澳大橋,主體橋樑正式貫通,但大橋香港段卻進度緩慢,能否趕及明年底前通車存有變數。

撫心自問,香港還有多少本錢,縱容破壞派挑撥內耗,任由立法會拉布不止呢?新一屆立法會10月12日舉行首次會議,候任議員屆時會宣誓就職,破壞派議員與其挖空心思試圖在宣誓時「出招加料」,糾纏於「港獨」的偽命題,倒不如多提出實際可行方法,改進現有施政,為香港突破困局,還香港一個安寧。

多管齊下化解留守兒童危機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內地不少父母為了給孩子將來有更好的生活,忍痛別離家鄉到大城市打工,衍生了留守兒童問題,令社會潛藏著巨大的危機。筆者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提出了「進一步完善管理留守和流動兒童的援助機制」提案,強調要強化外出務工父母家庭監護主體責任,並促請國家及社會增加農民工帶子女到城鄉生活的誘因,推動家庭友善計劃等。

國家民政部近日回函予以正面回應。針對筆者倡議在外來人口集中地區建設寄宿制學校,民政局認同建議具有積極意義,教育部今後會進一步加強研究推進,同時會逐步建立以居住證為主要依據的隨遷子女入學政策,暢通升學渠道。

民政局又贊同要釐清家庭和政府的責任,督促外出務工父母依法履行監護職責,確保農村留守兒童得到妥善監護照料。今年2月,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也對外出務工父母依法履行監護責任作出了明確規定。

當然,面對目前數以千萬計的農村留守兒童,妥善推動關顧工作十分重要。民政部指出,教育部自03年已確定了滿足留守兒童寄宿、營養和上下學交通需求的「三優先」原則。今年3月,國務院亦批准由民政部牽頭成立包括27個部門單位的聯席會議,共同強化政策銜接和協作配合。

筆者深信在各部門的衷誠合作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更能制度化、規範化、常態化。我們更加期盼隨著政策持續優化,內地更多孩子能在父母身邊快樂成長,不再孤單。

政治豈只激進鬥爭 籲分離派珍惜溝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在剛過去的暑假,約百名香港傳媒學子及內地同學參與了以著名記者范長江命名的「2016范長江行動」。筆者作為范長江行動同學會副主席,有機會見證年青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透過走訪港企、國企、甘肅和內蒙古四大板塊,立體地認識神州大地,取得豐碩成果,感到十分鼓舞。

常說香港是彈丸之地,但港人的視野從來不限於這片地土,靈活變通、自強不息的精神,更加是香港持續發展的力量之源,創造了無數的奇迹。的確,做人要有一種精神,就像范長江先生一樣,大至為國為民,小至為自身和家庭,只要有更廣闊的胸襟和目光,經過歷練,才能掌握香港及自己的未來。

奈何近年社會泛政治化,佈滿陰謀論,少部份激進份子眼中只有杯葛、抗爭,甚至以所謂「勇武」粉飾暴力惡行。立法會選舉剛落幕,「分離派」候任議員即漠視主流民意,高調與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打對台」,宣稱不會見特首也不會「見京官」,更聲言今後會推動所謂「公投自決」。

在「一國兩制」憲制框架下,政客豈能肆意以「港獨」思潮扼殺兩地的經濟合作,輕率地關上溝通大門?負責任的從政者,理應造福下一代立足香江之餘,也可放眼到整個國家乃至沿着「一帶一路」去到全世界,為香港新一輪騰飛作貢獻。期盼激進「分離派」不要再口裡說「保衛香港」,實際上卻煽動年青人走向極端、破壞兩地和諧及干預融合發展,令議事堂及社會亂上加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