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辭」為政治分肥 引外力攬炒香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特區政府因應新冠疫情嚴重,援引緊急法押後立法會換屆選舉一年。惟攬炒派竟無視社區疫情大爆發,宣稱香港目前適合進行選舉,甚至醞釀所謂「集體總辭」,以爭取國際社會的介入云,徹底暴露了政客只顧政治分肥,不理市民死活的醜陋。

全國人大常委會尚未就立法會「空窗期」公佈具體安排,攬炒派中人已急不及待放風,聲稱要發動「總辭」向特區政府及中央施壓,更形容此舉是把尊嚴押在國際線上,作出「核彈級表態」。政客的豪情壯語多少能成真?其實無論在香港回歸前後,傳统破壞派已多次策動「總辭」鬧劇,結果不是辭完又選,就是慘淡收場,甚至不了了之。

前事不說,假使今次「總辭」真的成事,對於民主黨等縱暴「老手」來說,可謂繼上錯「初選」賊船後,再次被攬炒派「綁架」,牽著鼻子走。一眾「老手」撫心自問,他們的長期支持者真的認同要「攬炒香港」,真的支持他們參與「總辭」跟政府玉石俱焚嗎?再者,今次攬炒派提出「總辭」時明言要爭取國際社會介入,擺明在挑釁中央,此舉已涉嫌觸犯香港國安法。

        當下香港社會理應同心抗疫,從政者更應急市民所急,奈何攬炒派依舊政治掛帥,不惜把議會工作擱在一旁,還揚言要引入外力干預香港立法會相關事宜,這完全是低估了中央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的堅定決心。假如縱暴派還不汲取「初選」教訓,自願走向國家的對立面,為攬炒派做嫁衣裳,無論在法律上、政治上和道德上都難逃沉重的代價。

打擊害群之馬 維護傳媒專業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警方早前致函香港記者協會等媒體組織,投訴個別傳媒工作者表現有欠專業,又質疑有人假扮傳媒混入示威現場生事。傳媒的天職是監察社會,但同樣要奉公守法,更不應縱容攬炒派濫用「記者」之名作奸犯科。正因香港人珍惜新聞言論自由,本港傳媒和社會各界理應認真檢視媒體從業員的素質,堵塞業界機制漏洞,不容香港傳媒界蒙污。

 

        自去年黑暴亂港開始,自稱「網媒」或「記者」的激進份子湧現,有前線記者亦受社會泛政治化的氛圍所影響,常帶著一己的政治立場進行採訪報導,甚至成為了「新聞主角」。近日,警方先後致函記者協會及新聞行政人員協會等多個傳媒組織,就部分傳媒工作者有違記者操守的行為,以及現場採訪混亂情況提出關注。

       

        事實上,過往不少遊行示威以至暴力衝擊期間,都有人身穿寫有「記者」的反光衣,以「採訪」為名穿梭現場阻礙警員執法。早前,攬炒派更加無視疫情,借「721」事件一周年為由,試圖在元朗站一帶集結生事。當警方到場執法時,大批身穿反光衣「黃背心」的人士更一擁而上,惟當中逾三分之一根本未受僱於傳媒機構或沒有傳媒證件,令人質疑有人魚目混珠,製造事端。

 

雖說傳媒是「無冕皇帝」,惟業界絕不應包庇個別傳媒工作者濫用新聞自由,以偏頗手法處理新聞,散播仇恨。傳媒界更有責任堵塞現時機制漏洞,不容暴徒以「網媒」之名混入採訪現場生事。為保香港媒體的專業名聲,各媒體組織必須公正處理投訴,打擊害群之馬,並應敦促業界善用「第四權」做好監察政府和社會的天職。

放下歧見 全城齊心抗疫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本港第三波疫情仍然嚴峻,確診個案連續多天破百,暫時實在難以預計疫情何時回落。但不斷上升的確診個案,已令本港醫療系統的不足開始浮現,現時不論人手或是設施,均開始呈現飽和、吃不消的情況。正因中央看到香港的困難,所以主動伸出援手,為本港提供一切需要的支援。不幸的是,在這個抗疫關鍵時刻,仍有人以政治行先,散播毫無根據的謠言,對抗疫工作只有百害,而無一利。

 

七月開始,本港社區出現大量源頭不明的個案,顯示隱形傳播鏈已散布全港。更壞的是,本港檢測能力不高,未能大幅增加社區篩查,難以在短時間內找出社區傳播鏈甚至感染源頭,令第三波疫情拖得更長。除此之外,本港的醫療資源亦在第三波疫情下漸見繃緊,醫管局的最新資料顯示,公立醫院負壓病房的佔用率已達八成,而負壓病床亦快到達八成,若個案上升的趨勢繼續,數日內負壓病房及病床就會爆滿,醫療系統隨時崩潰。

 

國家衞健委日前表示,將應特區政府的抗疫需求,提供一切必要支持。但香港有少數醫護,以狹隘的保護主義和意圖分化本港及內地的政治思維,抗拒內地協助本港抗疫,實屬不智之舉。另外,有人蓄意製造謠言,指政府會實施「禁足令」,就更是居心叵測,政府亦全力嚴打重懲。

 

第三波疫情來得兇險,如果我們沒有好好把握抗疫時機,只怕情況會一發不可收拾。面對抗疫的關鍵時刻,我們更應全城齊心,放下歧見,不應做對抗疫無助的事。

本港應立即向中央尋求支援 勿失防疫救港時機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執筆之時,本港新冠病毒確診個案已近1900宗,超越當年沙士的香港感染人數。疫情自7月爆發第三波以來,本地個案急升,但更令人憂心的是,社區湧現大批來源不明的個案,傳播鏈無從追蹤,防控工作就更難進行。當務之急,是加大社區檢測數目,希望早一步發現社區感染源頭,港府應立即向中央政府尋求協助,馬上加大檢測數量。

 

近日不論每日新增個案,還是來源不明的確診個案,都是疫情爆發以來新高。亦因此,本港的醫療系統,包括醫院病房、隔離病床及病房、醫護人手及資源等,都陷入疫情爆發以來的最大危機,衛生防護中心亦坦言,如果情況持續,本港醫療系統很容易崩潰。事實上,隨著不明源頭的病例越來越多,本港檢測能力已明顯追不上病毒擴散的速度。

 

首都北京上月中曾爆發第二波疫情,但當地能在短時間內迅速完成防控工作,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靠加大檢測範圍,在短時間內完成了對830萬人的檢測,平均每天做到超過28萬個,成功堵截了社區傳播源頭,令確診數字在短時間就大幅回落。反觀香港,即使港府「做盡」,再加上與私營機構合作,估計每日最多不過二萬個,數目實在不足以追蹤個案。

 

參考北京的成功經驗,我們可以看到通過加大檢測量,可以盡早找出社區隱形患者,有效切斷社區傳播鏈,政府亦可以更有針對性地做好防疫工作。因此,本港疫情持續惡化,我們應立即向中央尋求支援,以免疫情失控,錯過防疫救港時機。

老手不敵「獨暴」 撐攬炒變自炒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攬炒派發動的非法「初選」結束,一眾高調反對香港國安法,甚至有鼓吹「港獨」背景的「本土派」勝出。縱暴「老手」原以為靠攏激進派可以多撈選票和政治油水,如今落得摱車邊入閘或墮馬的結局,可謂搬石砸腳。香港市民必須引以為戒,倘再誤信「攬炒救港」,只會淪為破壞「一國兩制」的幫兇,養肥政客卻自食苦果。

 

香港選舉制度從來沒有所謂全民「初選」,更不容搞所謂「政治公投」。惟香港國安法頒布實施後,黑暴勢力不甘於失敗,仍然想方設法禍港。其中佔禍搞手戴耀廷更以「盟主」姿態,於四月底發表「真攬炒十步」的謬論,又推動非法「初選」等,企圖在新一屆立法會會期癱瘓政府運作,改變行政主導模式,繼而顛覆國家政權。

 

傳統縱暴派自以為跟激進派同坐一條船,明知「抗爭」不是香港的出路,明知「初選」違反法律,甚至破壞了港人珍而重之的民主選舉制度,但他們卻忍氣吞聲參加一個偏幫激進派的「初選」鬧劇。結果,傳统縱暴大黨在「初選」時慘被「本土派」攻訐辱罵,有在任議員甚至被沉溺於政治對抗的激進勢力唾棄而墮馬。

 

縱暴派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更值得關注是,經歷了去年黑暴的大肆破壞,如今又見傳统縱暴派「撐攬炒」變成「自炒」,社會上自稱「和理非」的中間選民和中產選民,都必須撫心自問,是否真的樂見「獨暴」反轉立法會?香港疫情反覆,不少行業百廢待興,靠激靠衝無助香港重新出發,唯有社會各界在9月選舉投下理性一票,才能救自己、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