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姑息縱容港獨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港獨」邪風日盛,分離派更試圖登堂入室,涉足區議會及9月的立法會選舉。選管會為防範分離勢力動搖「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根基,要求立法會參選者簽署確認書,表明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以正視聽。最終,選舉主任履行職責,否決多名相關人士的提名資格,相關決定完全依法有據。

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毫無疑問,鼓吹「港獨」意味着分裂國家,是不符合香港特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即使有人宣稱可修改《基本法》,但《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四)條亦規定,《基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

分離派詞窮理屈,即耍賴誣衊政府「政治審查」、「剝奪參選權」。不過,法律明文規定,鼓吹及推動港獨的人並不具備昧最基本的合法資格作為候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是沒有絲毫懸念的。試問古今中外,哪一個政府能容忍恐怖分子及分離主義人士加入建制架構?難道美國會容許阿蓋達昔日領袖拉登參選美國總統嗎?

「港獨」之說於法於情於理都站不住腳,分離派於是再變招。首當其衝的是依法辦事的選舉主任,竟然被人網上欺凌或恐嚇滋擾,這些缺德行為應受到社會強烈譴責和法律制裁。與此同時,當「港獨」勢力被主流民意唾棄,分離派又將「獨爪」伸入校園,揚言要在18區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學苑》日前更發表僅得385位港大同學登入內聯網填寫的網上問卷調查結果,宣稱有六成一受訪者贊成「港獨」,三成支持武裝革命云。

一個調查要達至全面科學,調查方式、取樣數目等均非常關鍵。如果做調查的人,本身鼓吹分離主義,而設計的問卷調查和找尋受訪者,亦有明顯政治取向,那出來的結果一定有欠公允。更可笑是,提倡「港獨」的小部份學生,是否真正明白獨立是甚麼一回事,獨立又需要以甚麼條件來維持?港大乃本港數一數二的高等學府,撰寫《學苑》的學生都是「飽讀詩書」的知識分子,如今他們拿「港獨」來玩弄,學弟學妹們必受其影響。

縱觀全球,包括美英的大學,都不容學者去探討如何鼓吹恐怖主義、恐怖襲擊,證明社會和學術也是有底線,而底線就是不能害人、害社會。如果香港社會各界沉默啞忍,縱容分離派在校園內荼毒下一代,香港前途堪虞。

歸根究柢,「一國兩制」沒有先例可循,要成功落實全賴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社會各界一步步探索,摸著石頭過河,無論政治立場如何,社會理應堅守《基本法》及法治原則。尤其是立法會是依據《基本法》設立的立法機關,負責制定法律、監管公共開支及政府施政,絕不容分離派藉此「播獨」亂港,甚至分裂國家。

國家領導人再三闡明對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底線,重申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香港各界務必警惕和深思,事實上,外國因分裂造成戰爭惡果,如中東地區等比比皆是,「港獨」對香港而言,絕對是死路一條。

總言之,要遏制「港獨」的囂張氣焰,港人必須堅持不支持、不姑息、不留餘地。立法會選舉在即,選民絕不能小覷手中一票,切勿陷入「港獨」漩渦,要為社會重注正能量,絕不能讓議會淪為「播獨」鬧劇、分離國家的舞台。

嚴斥分離派政治凌駕體育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四年一度的奧運會成為全球焦點,本港今屆共派出38名運動員出戰9個項目,每一位運動員飽歷辛酸,付出汗水,才能取得奧運比賽資格,港人積極支持港隊,理所當然。奈何,本港分離派「播獨」亂港無所不用其極,近日竟然漠視倡議和平合作、建立友誼與公平競賽的奧運精神,把一己違法違憲的政治主張凌駕體育賽事,公然挑動兩地矛盾。

來自「本土民主前線」的人士日前在社交網站宣稱,在旺角街頭直播奧運國家隊與港隊的羽毛球對戰,以示「撐自己人」,更不諱言比賽是政治角力的表現,希望公眾明白兩地的對立面。雖然主辦方詭辯稱活動「純粹是康樂活動」,但有代表也直認,若街頭直播演變成「港獨」集會是「好事」云。

分離派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早在去年底世界盃外圍賽國家隊對港隊的賽事中,有部分本港球迷作出「噓國歌」等醜態,把政治宣泄帶進球場,已嚴重損害兩地人民感情,非常不智。如今滋事份子堂而皇之地以「為港隊打氣」、「凝聚港人向心力」為由,煽動港人排擠國家隊,為分離派虛張聲勢,給「港獨」火上加油,撕裂香港,其心可誅。

無論政治立場如何,社會各界理應堅守「一國兩制」、《基本法》及法治原則,也不應肆意讓政治騎刧體育。筆者衷心祝願國家隊和香港隊的選手,都能在奧運賽事中奮勇拚搏,力爭佳績,為國為港爭光,也期盼全港市民能展現文明理性的一面,避免作出挑釁和偏激的行為。

嚴防「獨爪」襲校園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年輕人的激情向來是一把雙刃劍,可以燃起鬥志,步向成功,但一旦被政客利用,倒會做出偏頗而具破壞力的所為。自反對派引爆國民教育政治風波後,少數激進青年連番被煽惑,淪為反對派的「馬前卒」,在違法佔領、「購物團」、反水貨客、旺角暴動等,處處都是激進青年的蹤影。

近日,多名主張「港獨」的立法會參選人被裁定提名無效後,「港獨」勢力更企圖將「獨爪」伸入校園。其中在今年4月成立的「學生動源」,揚言不擁護《基本法》,又稱計劃在18區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要將「港獨」打入校園每一個角落云。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底會見赴京述職的特首梁振英時,早已提出近年來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出現了一些新情況,並重申中央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持兩點,一是堅定不移,不會變、不動搖;二是全面準確,確保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不走樣、不變形。

眼觀全球發展重心逐漸東移至亞太地區,國家倡議的「一帶一路」戰略贏得沿線國家積極響應,香港年輕新一代近水樓台,理應放開懷抱,早著先機,為香港、為國家出一分力。如今個別激進青年一味癡人說夢,推動所謂「港獨」的政治陰謀,只會搞亂香港,被主流民意唾棄。

國家領導人再三亮明對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的底線,香港社會各界務必警惕和深思。尤其是教育界必須保護莘莘學子,以免他們一時迷途,踏上鼓吹違反《基本法》的歧途,走向自毀的敗局。

容讓分離派參選 猶如拉登可選美總統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被取消參選立法會資格後,宣稱會申請司法覆核、去信聯合國人權組織,甚至不排除用暴力手段令政府統治徹底崩潰。他更妄稱《基本法》並非聖經真理,港人無份撰寫,也未經「公投」通過,大可以毋須遵守,甚或廢除。

陳浩天那種「我就是王法」的口氣,令人咋舌。按照其「邏輯」,香港刑事條例中不准打劫也不是由他撰寫,難道他就可以犯法打劫嗎?事實上,取消主張「港獨」人士的參選資格有法可依,國際社會也有類似做法。以美國的《反脫離聯邦法》為例,該法旨在保證美國各州不能脫離聯邦,當年美國總統林肯為了阻止南方獨立,更不惜開打南北戰爭,維護國家的统一。

古今中外,哪一個政府能容忍恐怖分子及分離主義人士加入建制架構?難道美國會容許阿蓋達已故領袖拉登參選美國總統?年少輕狂絕非目空一切、煽動「港獨」的藉口,必須重申,《基本法》是香港繁榮穩定的根本,為香港各方面的制度提供憲制基礎。所謂「港獨」,並不符合香港特區在《基本法》下的憲制及法律地位,亦與國家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社會各界必須堅決遏止「獨害」。

此外,曾策動違法佔領的所謂法律學者及反對派,當初鼓吹「違法達義」,如今卻猶抱琵琶半遮面,既稱不支持「港獨」,但又質疑選舉主任可裁定參選資格,令人「擔心法治問題」。政客含含糊糊「搬龍門」的所為,選民也必須嚴防警惕。

「依法」是政治權利的前提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毋庸諱言,「港獨」違反了「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亦威脅到本港的繁榮穩定,更損害了香港和內地的關係,可謂百害而無一利。筆者深信絕大多數港人是理性和講道理的,所以過去多個機構所做的民調皆清楚顯示了,絕大多數港人並不認同港獨,港獨絕對是一條不歸路和死胡同。教人遺憾的是,有極少數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無視政治現實和法理現實,無視絕大多數港人的意願和利益,偏偏要在香港鼓吹港獨,拉其他市民一起埋單,可謂十分自私和不負責任。

說實話,每個人都可以做任何事,只是部份行為如抵觸了法律,便需要負上法律後果,這是法治精神的體現,香港是法治地方,相信廣大市民都會明白這道理。正如依據《基本法》,立法會議員是必須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和擁護《基本法》的;而《基本法》第26條亦一早訂明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可見「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的前提是「依法」。那些鼓吹「港獨」的人士,連《基本法》也不擁護,根本談不上「依法」,不符合「被選舉權」的條件,故港獨份子不被允許參選立法會,是合法合理合情的,有充份的法理依據,與所謂的政治審查無關。有年輕港獨份子揚言,《基本法》並非由他們制定,他們沒有遵守的義務,筆者絕不苟同!試想一下,難道今天的美國人和英國人又有份制訂美國和英國的憲法嗎?沒有的話,難道他們又不用遵守憲法?進一步說,難道港獨組織又有份制定香港的刑事法和民事法?難道他們又不用遵守這些法例?筆者相信這些道理是不證自明的,港獨組織連《基本法》也不遵守,無疑是踐踏法治精神的表現,又怎會有資格參選立法會呢?

無論如何,一邊鼓吹港獨,一邊爭取進入立法會,在法理上或政治道理上也是站不住腳的,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的政治投機表現;一些過去一直鼓吹港獨的人士,為求入閘參選立法會,更不惜臨時背棄政治立場,打倒昨日的我,毫無政治原則可言。我們不禁要問,他們從政是為了理想嗎?抑或只貪圖議員的高薪厚祿?相信大家都心中有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