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推優惠政策支持港青北上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年青人應志在四方,不應自我設限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地方發展。但如果想出外尋找更多機會,又不想太遠離香港的家,大灣區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除了地理優勢,大灣區更得中央政府全力支持發展,廣東省近日推出多項具體措施,冀吸引更多香港青年在深圳創業就業。

有意從事創新科技行業的年青人,相信都已知悉廣東內已有數個青年創新基地,如粵港澳大灣區(廣東)創新創業孵化基地、深港青年創新創業基地、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南沙粵港澳(國際)青年創新工場,供有志青年共同研發及創業。廣東省有意再於深圳前海、廣州南沙及珠海橫琴,設立港澳創業就業試驗區,以吸引更多港澳青年到灣區創新創業。有興趣的青年定必要留意有關進展。

創業以外,愈來愈多年青人都想北上讀書,廣東省將支持更多香港和澳門的大學落戶廣東,並鼓勵粵港澳高校開展相互承認特定課程學分、科研成果分享轉化等方面的合作交流,當然少不了鼓勵更多交換生安排。而就學生在內地的生活,廣東方面亦設想周到,將制定在粵就讀、持港澳居民往來內地通行證學生,與內地學生享受同等的交通、旅遊門票等方面優惠政策。

學業創業以外,日常生活當然不能忽視。廣東省同時就大家最關心的住屋問題,提出優惠政策。例如符合條件的港澳青年,可申請租購人才住房;來深創業就業港澳青年在繳存、提取住房公積金等方面,可享當地市民同等待遇;廣東又研究,對符合條件的新來深創業就業港澳青年,發放租房和生活補貼的優惠政策。

廣東省這般周全的設想,為的就是吸引年青人北上發展,發揮所長。希望香港青年可以好好把握機會,發揮自身所長。

廣東推優惠政策支持港青北上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年青人應志在四方,不應自我設限把自己限制在一個地方發展。但如果想出外尋找更多機會,又不想太遠離香港的家,大灣區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除了地理優勢,大灣區更得中央政府全力支持發展,廣東省近日推出多項具體措施,冀吸引更多香港青年在深圳創業就業。

有意從事創新科技行業的年青人,相信都已知悉廣東內已有數個青年創新基地,如粵港澳大灣區(廣東)創新創業孵化基地、深港青年創新創業基地、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南沙粵港澳(國際)青年創新工場,供有志青年共同研發及創業。廣東省有意再於深圳前海、廣州南沙及珠海橫琴,設立港澳創業就業試驗區,以吸引更多港澳青年到灣區創新創業。有興趣的青年定必要留意有關進展。

創業以外,愈來愈多年青人都想北上讀書,廣東省將支持更多香港和澳門的大學落戶廣東,並鼓勵粵港澳高校開展相互承認特定課程學分、科研成果分享轉化等方面的合作交流,當然少不了鼓勵更多交換生安排。而就學生在內地的生活,廣東方面亦設想周到,將制定在粵就讀、持港澳居民往來內地通行證學生,與內地學生享受同等的交通、旅遊門票等方面優惠政策。

學業創業以外,日常生活當然不能忽視。廣東省同時就大家最關心的住屋問題,提出優惠政策。例如符合條件的港澳青年,可申請租購人才住房;來深創業就業港澳青年在繳存、提取住房公積金等方面,可享當地市民同等待遇;廣東又研究,對符合條件的新來深創業就業港澳青年,發放租房和生活補貼的優惠政策。

廣東省這般周全的設想,為的就是吸引年青人北上發展,發揮所長。希望香港青年可以好好把握機會,發揮自身所長。

香港的法治被迫到懸崖邊上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和平、理性、守法是香港的核心價值,無論有多少萬人上街示威,發動和參與暴力行為的人始終只是少數,絕大多數市民也保持了和平理性,這是值得肯定的。然而,對於不少反對派支持者堅持他們和平守法,對極少數害群之馬的暴力行為視若無睹,甚至乎要求特區政府不起訴這段時間被拘捕的示威者,非常令人費解。對於看不到部份顏色的人,我們會診斷他們有色盲問題,而對於只看到示威者和平遊行,看到警方武力制服示威者,卻看不到個別示威者襲警的人,又算不算「選擇性失明」呢?

依據國際標準,香港警察確實非常克制及溫和。試問世界上哪個地方的警察總部,能夠容忍任由示威者包圍數小時、擲雞蛋、「拆招牌」?世界上哪一個地方的警察,會任由示威群眾舉中指、粗言辱罵,甚至乎被追打?警方經已退讓至近乎「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為何反對派示威者堅決說警察失去冷靜,粗暴對待示威者,卻看不到自己的極端挑釁行為和警方的克制?民陣召集人前陣子到警察總部投訴警方「濫用暴力」,但對於警方的克制、示威的暴力,他為何又默不作聲?再問一次,這又算不算「選擇性失明」?

至於所謂不起訴被捕人士,也是很荒謬的,這算是威脅還是勒索?香港是法治城市,有成熟和獨立的司法制度,有公正的司法機關,倘若被捕人士是無辜的,即使被起訴也不必擔心會入罪,但倘若被捕人士確實觸犯法紀,罪有應得,被判入罪又豈非求仁得仁,彰顯了司法公義?我想強調,政治絕非法外之地,這種以政治勢力干預司法的立場是非常危險的,不但違背了香港的核心價值,也令到司法問題「政治化」,令香港由法治社會演變成人治社會,這難道是反對派和民陣的真實想法?

香港長期是全球犯罪率最低的地方之一,高效的警察可謂功不可沒。我們素來積極支持香港警察,充份肯定香港警察的工作,香港能夠成為全球其中一個最令人安心的城市,警察絕對功不可沒。反對派現時卻單憑短短幾個畫面,便對警方窮追猛打,粗暴踐踏警權,彷彿徹底否定警隊多年來默默守護香港的努力和貢獻,太不仁不義了!相反,當警方受到無理侮辱和襲擊的時候,反對派政客又去了哪裡?他們對警方又是否公道?警方的工作與香港的整體利益是分不開關係的,我們撐警方,其實就是撐自己、撐香港!

政府可研究提供青年租房津貼
民建聯松田社區主任姚皓兒 /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台灣近期推出「協助單身及鼓勵婚育租金補貼」政策。今年9月起,符合條件的單身青年可申請每月租金補助新台幣2600元到4000元(約等於港幣650-1000元),婚育家庭則為3000元到5000元(約等於港幣750-1250元)。今年9月起試行一年。

根據台灣的一項調查,以整層30到35坪符合一般夫妻、孩子4人家庭居住的房型來說,台灣六大都市平均租金為21843.8元台幣(約5460港元),台北市平均租金則高達38471.5元台幣(約9617港元)。一坪約等於35.58平方呎,30至35坪均等於1000及1200平方呎。單身青年以及剛結婚的年青人,可以居住面積小一點的房子,因而簡單計算一下,台灣政府向青年提供的租金補助大約可以為有需要的青年提供約兩至四成的租金補助。

台灣當局在臨近大選的這個時間點推出這項政策,很可能具有選舉的考量,不過,如果撇開政治的部分不說,向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一定的租金津貼,確實能夠幫助年青人解決一些困難。

台灣的這項政策有值得香港特區政府參考借鑑的價值。居住困難一直是香港社會面臨的重大民生問題之一,這一問題長期未能得到有效解決,導致社會的不滿情緒一直積累,一旦爆發出來,就會對社會造成很大的衝擊。尤其是年青人,當他們從校園走入社會工作之時,希望能夠搬出去開始自己的生活,到了婚育的年紀,則更需要有自己的住所,但在樓價高企的情況下,住屋困難的問題一直讓年青人感到困擾,甚至讓部分年青人對前景感到灰心失望。

香港特區政府目前的土地房屋政策,仍然是以置業為主軸,政府想了許多辦法,設置了多層的置業階梯,幫助市民置業。但問題是,香港的樓價高得驚人,即使政府將居屋的售價由約等於市場價格的七成,降低至五成左右,想要置業的年青人仍然需要拿出二、三百萬,甚至數百萬元的金錢購置居所。這筆錢對於剛進入社會工作,月薪仍然不高的年青人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負擔,甚至無可能承受的了的。因而,在香港置業的年青人,許多都需要依靠父母資助。

假如政府的政策稍為調整一下,在解決年青人住屋困難的政策上,由協助置業,改為為有困難及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適當的租房津貼,情況就可能發生較大的變化。租房的租金相對於購房所需的款項少得多,年青人在薪金和經濟條件仍未足以購買房產之時,可以先選擇租樓住,等個人收入提高,累積了一定的財產之後,才考慮置業的問題。不過,按目前的租金水平,年青人即使租樓住也未必有足夠的能力,即使有能力,租樓佔了收入的大部分,亦不可能儲錢置業。所以,假如政府可以為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適當的租房津貼,則可以解決一部分年青人的住房需求。

也許有人會提出,政府向年青人提供住房津貼,最終的受益人可能是向青年租房的房東。這一問題其實不必過多地擔心,正如政府協助年青置業不等於是讓地產商受益一樣,政府為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租房津貼也不是要令房東受益。房屋的租金水平最終仍由市場決定,政府向一部分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租房津貼,並不會對整個市場產生多大的影響。而最重要的是,年青人的居住困難問題,可以得到部分解決。

向有需要的年青人提供適當的租房津貼,可以解決一部分年青人面對的居住困難的問題,亦可以盤活市場,在土地缺乏的情況下,合理地利用現有的房屋,政府當局不妨可以參考台灣及其他地區的相關政策,結合香港的實際情況,進行細致的政策研究,積極解決青年住屋的困難。

增聘人手 加快派發4000元程序
朱煥釗(民建聯大水坑社區主任)/ 陳勇(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回想一下,當大家聽到政府決定與市民分享經濟成果,決定向合資格市民派發4000元時,你打算如何利用這筆錢?由政府去年3月宣布至今,你可能都轉了千百個念頭,可惜絕大部份市民仍未收到有關款項。政府更預計要到今年年底,才能向所有合資格市民發放4000元,令基層市民心急如焚。

發放4000元的「關愛共享計劃」,於去年3月公布。時至今日已經15個月,市民一早向交負責計劃的在職家庭津貼辦事處遞交了表格,但何時收取款項,仍是遙遙無期,亦無人可以說出一個確實日期。政府只表示,當局共收到344萬份申請表,有信心可以在年底前完成所有審批及銀行過戶。

綜觀整個計劃,設計及安排漏洞百出。政府花了一年時間籌備,巨額花費3億元行政費,但結果卻不盡人意。由一開始被批評安排落後,不接受網上申請,然而又低估現實情況,申請表格供不應求;到後來處理申請人手不足,以至相關電話熱線無人接聽、處理速度緩慢、訊息複雜混亂等等,每一個環節都惹來大批市民不滿,突顯政府「急就章」,做事未有全盤周詳計劃。

政府向市民「派錢」本是開心事,但因政府安排失當,令市民谷了一肚子氣,對政府的怨氣加大,實在是得不償失。我們己向在職家庭津貼辦事處反映意見,不能以申請數量太多作藉口,應加快處理程序。處方同時應要增聘人手,加快處理速度及回覆市民查詢,並盡快發放款項予所有申請者,令計劃有一個圓滿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