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防政客妖魔化「一帶一路」 令香港經濟孤島化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國家發改委於去年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概述了「一帶一路」的框架思路及重點,備受全球各地關注。特首梁振英在新年度施政報告中,也重點提出成立「一帶一路」督導委員會、設立「一帶一路」辦公室等,為香港力爭新機遇。

奈何反對派別有用心,刻意煽動「去中國化」思潮,揚言梁振英「硬銷」「一帶一路」是給中央「擦鞋」、「博表現」,說法匪夷所思。更可笑是,財爺曾俊華的預算案出爐,又有人把當中只提數次「一帶一路」,借題發揮地與特首比較。財爺則表明自己過去一年在不同活動提及「一帶一路」達400次,做了很多功夫,立場與特首無異。

香港「泛政治化」的歪風愈吹愈烈,明明大好機會放在眼前,但社會還未來得及了解消化「一帶一路」是甚麼,對全球經濟有何深遠影響,以致香港所能擔任的重要角色,有政客已添油加醋,把「一帶一路」妖魔化,力阻深化香港與內地合作。

試問「一帶一路」的貿易網絡遍及全球,香港作為國際樞紐,豈能置身事外,錯失良機?相反,香港具備司法制度獨立、投資環境開放、國際網絡廣泛及人才匯聚等優勢,假如能早著先機加深認識「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扮演好「超級聯繫人」角色,對香港整體經濟社會發展必定帶來良性影響。

繼續盲從反對派的危言聳聽,令香港經濟孤島化,還是摒棄政治掛帥,復歸理性謀發展?聰明的香港人理應心裡有數。

登上「一帶一路」列車 力爭當超級合夥人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一帶一路」是國家自改革開放以來,另一舉世矚目的重大發展戰略,當中將通過五個走向貫穿歐、亞、非三大洲,涉及數以十億計的人口,並以「五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為主要內容,勢必拉動世界經濟巨輪,極具時代意義。

國家向來關顧香港經濟社會發展,也期望香港能夠在國家的深化改革開放和「一帶一路」中扮演重要角色。事實上,香港多年來都是內地面向世界的一扇窗口,在這嶄新的「一帶一路」發展大戰略下,我們不僅要扮演好自身「超級聯繫人」的角色,更要力爭做到各國的「超級合夥人」。

特首梁振英在今年初發表的施政報告中,對「一帶一路」着墨甚多,而財爺曾俊華在新出爐的財政預算案中,也提出政府與貿發局會在5月合辦「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邀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代表探討合作機會,以及香港可以發揮的獨特作用。

特區政府的積極態度令人欣喜,正如香港早年在國家開放時,都是「先行先試」,更早參與其中,對本身才是最有利。港人向來以靈活變通、效率高見稱,如今「一帶一路」潛藏的大好良機伸手可及,香港中小企及民間團體同樣應抱着靈活「先行」的態度,以熟悉沿路國家的語言、文化,讓民間思維更好地互動交流。

筆者更加期盼香港年輕一代,能有寬大胸襟及寬闊視野,為自己尋找新的發展機會,絕不能錯過登上「一帶一路」發展列車。

善用盈餘紓民困 與民共享社會成果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新年度財政預算案出爐前夕,坊間已吹風指今年「派糖」措施或會減少,似乎要為市民做好「減甜」的心理準備。財爺曾俊華在網誌亦預告,紓緩措施只佔政府一年整體開支數個百分點,希望外界更關注政府整體收支情況及來年經濟環境。

老實說,基層市民「食咩著咩」、長者是否捨得上酒樓飲餐茶,都直接受經濟大環境影響。香港現正受環球經濟下滑和內地經濟增長放緩的影響,零售旅遊界已首當其衝,餐飲、地產等服務性行業也難以幸免。此外,反對派在議會瘋狂「拉布」,多項民生工程的撥款申請膠著,相關行業的打工仔隨時飯碗不保。

正因為香港預期會受多種不利因素夾擊,筆者認為,預算案在配合特首的施政報告,訂定長遠發展策略之餘,應推出紓困措施與市民共渡時艱,致力解決社會矛盾。而根據《基本法》,特區財政預算以量入為出為原則,力求收支平衡,如今庫房有豐厚盈餘,政府更應還富於民,讓大家共享社會成果。

事實上,財爺在網誌也承認,過去幾年的紓緩措施和稅務調整,為本地經濟增長產生了提振作用,對本地經濟和就業市場起了穩定作用,這正正說明紓困措施的重要性。

想當年,財爺曾被「一碟粟米斑塊飯要幾錢」考起,希望他如今能「食米知價」,體恤民情,為基層提供電費補貼、寬免公屋租金兩個月等措施,讓本地消費能持續支撐本地經濟。至於受壓最大的中產家庭,如獲增加稅務減免和調高免稅額等,相信更能增強提振作用的果效。

為香港下一代投重要一票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理論上,任何一場大型政治選舉都是一次表態,數天後舉行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亦不例外。甚至乎,在最近短短幾個月內,立法會已先後發生數次流會,議會拉布無休無止,本港更發生了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暴亂。無疑,香港正面對行政機關被立法機關癱瘓、議會失效、核心價值受衝擊、社會愈來愈撕裂的困局,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今次立法會補選顯得特別重要。

透過選票,我們能夠清楚表態,到底香港應往何處去?我們應站在議會拉布和暴力一邊,還是會站在擺脫拉布、擺脫政治暴力、積極謀發展的一邊?在反對派「為反而反」的消極立場下,特區政府施政經已寸步難行,再多一位反對派進入議會,特區政府的施政只會更加困難。以創新及科技局的成立和財政預算案的派糖措施為例,均受到了拉布的影響而延誤,市民的切身利益直接受到影響,對香港又有什麼好處呢?

如大家看到了拉布、流會、政治暴力的危害,我呼籲大家以選票支持一位倡議行正確道路的候選人。有些市民認為,無論議會內有多少建制派議員,當前的反對派議員還是會拉布,議會還是無法有效運作,對此感到十分無力,也輕視了這次補選的意義。我明白這些市民的憂慮,但從積極的方面看,倘若「行正路」的候選人勝出了這次補選,社會的主流意願和正能量將會更加彰顯,反對派的破壞行動相信亦會有所收歛;相反,如反對派勝出了補選,其氣焰恐怕會大為提高,拉布和流會勢必陸續有來!所以,這次補選絕非可有可無,實際上更分分鐘影響香港的前程!

大家不妨反思一下,如香港繼續發生暴動,議會失效持續,香港發展停滯不前,誰人會得益?筆者很幸運,經歷過香港的美好時代,在較繁榮的社會背景下成長,但我們的下一代呢?政治穩定是經濟發展的前題,如香港內耗下去,繁榮穩定難免是會受到影響的,港人下一代的發展機遇亦未必及得上我們一代。我們還用不用為香港下一代負責任了?

為了香港的下一代,我們必須捍衛和平、理性、重法治的核心價值,向議會拉布和暴力說不,透過選票表態,支持建設力量,支持香港重拾正軌!

摒棄事事妖魔化 走出拉布死胡同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香港自經歷「佔領」行動後,陷入曠日持久的撕裂局面,作為制定法律、審批撥款及監察特區政府施政的立法會,長期處於兩大陣營互不信任的狀況,天天在點人數及拉布中蹉跎歲月,好難走下去。

要打破困局,反對派是時候對中央及特區政府重建信任。為了「一國兩制」能健康地發展,無論是民建聯或其他建制派中人,也有責任促成反對派與中央的會面交流。

可惜,目前社會上許多經濟民生事務、工程基建,甚至是原意只為香港人往來內地更便捷的高鐵「一地兩檢」問題,反對派也掀起政治波濤,誓要鬥垮「一地兩檢」,實在是犧牲香港的整體利益。

事實上,特區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表明,將內地出入境、海關以及檢疫等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藉此落實「一地兩檢」,只是其中一個研究方向,並非唯一方向。筆者認為,根據基本法第二十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可享有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中央能否授予香港執法人員其他權力以解決問題?社會尚可繼續理性探討。

無論是香港的經濟民生問題,以致特首普選方案在去年被否決後,坊間關注的下一次政改時機,都必須在社會互信度高的情況下,才能有所發揮,尋求出路。今天香港持續發展的大前提,就是要摒棄事事妖魔化、為反對而反對的枷鎖。新年伊始,寄望反對派議員不再拉布,香港才得以避免畫地為牢,免得在死胡同裡自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