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管齊下化解留守兒童危機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內地不少父母為了給孩子將來有更好的生活,忍痛別離家鄉到大城市打工,衍生了留守兒童問題,令社會潛藏著巨大的危機。筆者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提出了「進一步完善管理留守和流動兒童的援助機制」提案,強調要強化外出務工父母家庭監護主體責任,並促請國家及社會增加農民工帶子女到城鄉生活的誘因,推動家庭友善計劃等。

國家民政部近日回函予以正面回應。針對筆者倡議在外來人口集中地區建設寄宿制學校,民政局認同建議具有積極意義,教育部今後會進一步加強研究推進,同時會逐步建立以居住證為主要依據的隨遷子女入學政策,暢通升學渠道。

民政局又贊同要釐清家庭和政府的責任,督促外出務工父母依法履行監護職責,確保農村留守兒童得到妥善監護照料。今年2月,國務院印發的《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也對外出務工父母依法履行監護責任作出了明確規定。

當然,面對目前數以千萬計的農村留守兒童,妥善推動關顧工作十分重要。民政部指出,教育部自03年已確定了滿足留守兒童寄宿、營養和上下學交通需求的「三優先」原則。今年3月,國務院亦批准由民政部牽頭成立包括27個部門單位的聯席會議,共同強化政策銜接和協作配合。

筆者深信在各部門的衷誠合作下,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更能制度化、規範化、常態化。我們更加期盼隨著政策持續優化,內地更多孩子能在父母身邊快樂成長,不再孤單。

政治豈只激進鬥爭 籲分離派珍惜溝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在剛過去的暑假,約百名香港傳媒學子及內地同學參與了以著名記者范長江命名的「2016范長江行動」。筆者作為范長江行動同學會副主席,有機會見證年青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透過走訪港企、國企、甘肅和內蒙古四大板塊,立體地認識神州大地,取得豐碩成果,感到十分鼓舞。

常說香港是彈丸之地,但港人的視野從來不限於這片地土,靈活變通、自強不息的精神,更加是香港持續發展的力量之源,創造了無數的奇迹。的確,做人要有一種精神,就像范長江先生一樣,大至為國為民,小至為自身和家庭,只要有更廣闊的胸襟和目光,經過歷練,才能掌握香港及自己的未來。

奈何近年社會泛政治化,佈滿陰謀論,少部份激進份子眼中只有杯葛、抗爭,甚至以所謂「勇武」粉飾暴力惡行。立法會選舉剛落幕,「分離派」候任議員即漠視主流民意,高調與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打對台」,宣稱不會見特首也不會「見京官」,更聲言今後會推動所謂「公投自決」。

在「一國兩制」憲制框架下,政客豈能肆意以「港獨」思潮扼殺兩地的經濟合作,輕率地關上溝通大門?負責任的從政者,理應造福下一代立足香江之餘,也可放眼到整個國家乃至沿着「一帶一路」去到全世界,為香港新一輪騰飛作貢獻。期盼激進「分離派」不要再口裡說「保衛香港」,實際上卻煽動年青人走向極端、破壞兩地和諧及干預融合發展,令議事堂及社會亂上加亂。

支持拓寬香港副學士內地升學階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人才是香港的珍貴資源,現時本港每年約有三萬名副學士或高級文憑畢業生,但資助院校的銜接學位杯水車薪,只有四千多個,其他副學位畢業生何去何從,值得關注。

隨着內地經濟高速發展,高等教育質素持續提升,本港學子銜接到內地升學的前景甚為吸引。奈何香港副學位與內地大專文憑不設互認安排,令不少有志到內地升學的港生只能望門興嘆。為了讓香港副學位學生一圓內地升學夢,筆者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聯同多位人大代表提交提案,促請內地加強拓寬香港副學士升學階梯,有效地與內地大學銜接。

國家教育部近日回涵,指出基於內地學位制度中未設副學士學位,故此前內地高校無法直接招收以副學士身份申請到內地高校就讀學士學位的學生,但相關香港學生可通過全國高校聯合招生,華僑大學及暨南大學兩校聯合招生,以及中山大學等高校單獨招生形式,報考內地高校學士學位,對往屆生不做限制。

令人欣喜的是,教育部重申,關注到香港副學位畢業生接讀內地高校本科的需求,正會同有關部門開展相關調研。事實上,該部在去年底已同意華僑大學自今年起,開始試點招收香港副學位畢業生接讀本科。教育部在回涵中承諾,會及時評估項目效果,總結經驗,時機成熟時,將考慮擴大試點院校數量及規模。筆者期盼在兩地共同努力下,更多港生今後能搭上內地教育列車,相信不論對他們自身競爭力以致整體香港發展,也能帶來莫大裨益。

政治豈只激進鬥爭 籲分離派珍惜溝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在剛過去的暑假,約百名香港傳媒學子及內地同學參與了以著名記者范長江命名的「2016范長江行動」。筆者作為范長江行動同學會副主席,有機會見證年青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透過走訪港企、國企、甘肅和內蒙古四大板塊,立體地認識神州大地,取得豐碩成果,感到十分鼓舞。

常說香港是彈丸之地,但港人的視野從來不限於這片地土,靈活變通、自強不息的精神,更加是香港持續發展的力量之源,創造了無數的奇迹。的確,做人要有一種精神,就像范長江先生一樣,大至為國為民,小至為自身和家庭,只要有更廣闊的胸襟和目光,經過歷練,才能掌握香港及自己的未來。

奈何近年社會泛政治化,佈滿陰謀論,少部份激進份子眼中只有杯葛、抗爭,甚至以所謂「勇武」粉飾暴力惡行。立法會選舉剛落幕,「分離派」候任議員即漠視主流民意,高調與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打對台」,宣稱不會見特首也不會「見京官」,更聲言今後會推動所謂「公投自決」。

在「一國兩制」憲制框架下,政客豈能肆意以「港獨」思潮扼殺兩地的經濟合作,輕率地關上溝通大門?負責任的從政者,理應造福下一代立足香江之餘,也可放眼到整個國家乃至沿着「一帶一路」去到全世界,為香港新一輪騰飛作貢獻。期盼激進「分離派」不要再口裡說「保衛香港」,實際上卻煽動年青人走向極端、破壞兩地和諧及干預融合發展,令議事堂及社會亂上加亂。

依法徹查「雷動」黑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香港選舉的廉潔、公平、公正,一直備受國際推崇,港人珍而重之。今屆立法會選舉初期,選管會因著部分參選人高調宣揚「港獨」違法主張,要求他們簽署確認書,做法合情合理合法,惟破壞派借題發揮,炒作為「政治打壓」。至選舉當日,破壞派放大選舉流程出現的問題,把票站出現人龍、有人以身份證副本投票、有票站疑似多出選票等現象無限發揮,進一步挑撥矛盾。

香港選舉過程向來透明度高,各方持份者扮演監察角色,選管會亦會根據法例,於三個月內向行政長官提交報告。筆者期望當局能盡快全面交代及檢討選舉安排,釋除公眾疑慮。破壞派針對選管會的攻擊此起彼落,卻對「佔中黑手」戴耀廷策劃的「雷動計劃」干擾選舉,充耳不聞,視作無事發生過。

「雷動計劃」呼籲選民支持或放棄個別候選人,作「策略配票」,與「棄保」策略一唱一和,緊密配合,這本身就違背了民主精神的真諦。至於計劃運作資金從何來、涉及的選舉開支有否申報、是否有人涉嫌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以脅迫手段影響他人參選意向等,一連串謎團也有待執法部門拆解查證。社會各界務必認清事實,免得人云亦云,共同堅守維護選舉公平公正公開的信念,不應任由破壞派損害香港的核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