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派的假民主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中文大學早前公布民調發現,七成受訪者支持香港維持「一國兩制」,逾八成受訪者認為在可見將來「港獨」不可能發生,由此可見香港主流民意並不支持「港獨」。事實上,香港基本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如今分離派有法不依,更宣稱不要《基本法》,難道是要摧毀香港的法治根基,奉行「誰的拳頭大,誰便能稱王」的森林定律?

  分離派揚言為了爭取「港獨」,不排除「武裝起義」、「暴力革命」,筆者認為他們既然滿口豪情壯語,就應該老老實實地爭取民意支持,而非自相矛盾地,一面否定香港屬於國家的一部份,一面卻跑去參選架構中的公職,再自鳴得意聲言要利用選舉,甚至議會平台宣揚「港獨」主張云。

  說到底,分離派口裡說「民主」,自詡「為民請命」,卻從來沒有尊重700萬市民的意願,純粹為了一己的權力慾和英雄主義,連累全港市民「埋單」。「港獨」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猶如恐怖主義在歐美一樣,即使大家尊重新聞言論自由,一旦在歐美宣揚恐怖主義,當地同樣不能接受。

  但話說回來,中大民調同時發現,有一成七受訪者支持「港獨」,當中更以年輕、高學歷的受訪者居多,這說明社會確實存在一股極端傾向的「港獨」思潮。畢竟「一國兩制」是嶄新事物,實踐時難免碰到矛盾和挑戰,社會各界嚴斥禍港分子之餘,也必須疏導新生代的不滿,引領他們重返正軌。

香港與內地通報機制須與時俱進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特區政府官員本月初與國家公安部就香港與內地通報機制進行商討,並取得階段性實質成果,包括擴大機制涵蓋範圍、訂明通報時限在14日內,以及增加通報方式和對口單位等,明確回應了港人的關注。

「一國兩制」是香港繁榮穩定的基石,無論中央和特區政府都堅守「一國兩制」大原則,因此香港與內地早在2001年已建立雙方居民被各自執法部門拘留情況的通報機制,確保香港與內地執法機關溝通暢通。時移世易,隨著香港和內地融合發展,交流頻繁,加上從銅鑼灣書店事件揭示出來的制度漏洞,均反映原屬行政安排的通報機制有必要與時俱進。

今次的首輪磋商,香港與內地率先把通報機制細節明確化,有助釐清部份灰色地帶。當然,機制尚有很大的優化空間,例如爭取提升至由公安部處理機制問題;促請中央加強向地方宣示制度,確保地方準確落實機制要求;強化特區政府駐內地辦事處和聯絡處支援涉事港人的權力等。這些都是特區政府未來應著力爭取的方向。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本月初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大會上,指出改革和法治如鳥之兩翼、車之兩輪,又重申國家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充分展現了全面依法治國的決心。在香港積極投入參與國家「十三五」規劃及「一帶一路」發展的關鍵時刻,我們期望下一輪的通報機制磋商,能夠更全面到位地完善制度,這不僅保障了港人的合法權益,更可強化港人和國際社會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優化大嶼山交通配套助長遠發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大嶼山發展潛力優厚,在配合港珠澳大橋及機場三跑等基建工程下,特區政府銳意擴展東涌市鎮,把大嶼山打造成珠三角經濟橋頭堡。但值得關注是,任何鴻圖規劃一旦忽略了配套細節,除了成本效益大打折扣外,更隨時成為引爆民怨的炸彈。

特區政府承諾要在平衡並加強發展和保育的前提下,使大嶼山成為一個宜居、宜業、宜商、宜樂和宜學的低碳社區。據現時建議,大嶼山完成發展後將有近30萬人口,加上三跑發展可望增加逾10萬個就業機會,提升區內可達性及社區設施必不可少。

筆者等多名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近期提出了多項深化規劃建議,冀政府納入下階段諮詢。我們從利民及環保的角度,提出了紓緩未來交通壓力的構思,包括興建連接東涌站、機場、亞博館及香港口岸人工島的架空鐵路;建設連接東涌東、東涌市中心及逸東邨的單車系統;興建東涌往大澳沿海公路,以及連接翔東路至赤鱲角連接路,便利愉景灣及大蠔村一帶居民的出入。

針對社區需要,我們建議當局在東涌東填海區預留土地,興建大專院校培訓航空、旅遊、保育、建設等專業人才;活化馬灣涌和落實市鎮公園興建;以及在裕東路覓地興建綜合大樓,提供熟食中心、市場、體育館等民康設施等。

大嶼山對香港的可持續發展起關鍵作用,當局必須兼聽不同持份者的訴求,切實優化方案,才能凝聚更大的支持力量,與社會各界共同勾畫出民心所歸的大嶼山發展藍圖。

維護中國領土主權 抗議美國挑起南海爭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日前公佈了所謂「最終裁決」,宣稱中國劃設的「九段線」無效。中國政府嚴正表明對此堅決反對和不予接受,70個國家及90多個國家的23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也表態支持中國的立場或批評這個所謂「裁決」。

中國與菲律賓的南海爭議,本質就是領土糾紛。儘管歷史清楚說明南海諸島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據加拿大媒體報導,最近在溫哥華舊貨攤,更發現了一本1947年由美國發行的南海地圖,早在70年前就把南海島礁標明「主權」屬於中國(China)。但自南海地區發現豐富油氣資源後,菲律賓等國為了一己之私,非法染指南沙島礁。

令人髮指是,菲律賓前任政府更濫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程序,挑起南海仲裁案,嚴重侵犯中國的權利。面對這場違反國際法原則的政治鬧劇,中國政府表明「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絕對是合情、合法、合理。不過,一直在背後煽風點火的美國,為了阻撓中國和平崛起,至今仍緊咬不放,甚至大放闕詞,宣稱要中國尊重南海仲裁庭作出的「裁決」。

誰在踐踏國際法,全球自有公論,這場借南海問題圍堵中國的圖謀,絕不能動搖中國人民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香港同胞及全球華人都堅信,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絕不受罔顧事實的「裁決」所動搖,奉勸美方等外國勢力能尊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立即停止粗暴干預南海事務,多為亞太地區和平做有益的事。

支持醫委會改革行前一步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反對派議會拉布歪風愈吹愈烈,市民無可奈何,見慣不怪。但沒料到議會早前恢復二讀《二○一六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時,代表醫學專業的議員也無視部分醫生、患者團體,以至建制及反對派議員的訴求,瘋狂拉布,把自己及醫學界置於市民利益的對立面。

香港的醫療水平向來名列亞洲前茅,普羅大眾十分尊敬醫護人員,但隨著近年本港醫療系統壓力大增,部分前線醫護團隊工作量不勝負荷,加上醫療事故漸趨頻繁,醫委會積壓未處理的投訴高達900多宗等,均令醫患之間的矛盾白熱化。

今次醫生註冊條例修訂旨在對症下藥,加強監督業界、便利境外醫生來港執業,以及加快醫療投訴處理效率等。奈何在改革辯論中,部份醫護代表赤裸裸地為了維護界別利益,不惜散播陰謀論,單憑臆測指控當局藉增加業外委員「操控」醫委會,又妖魔化草案,宣稱改革會削弱專業自主、降低在港執業醫生水平云。

輿論不為所動,醫學界議員竟在會期煞科前夕,粗暴地靠「點人數」拉布,明顯是要跟牽涉公眾利益的醫委會改革及其後的規管私營骨灰龕條例,來一招玉石俱焚。議員不做好立法審批工作,反而對利民政策諸多阻撓,議事堂再次淪為政客的舞台。

近年內地及鄰近亞洲地區全速發展,反觀香港議會流於無聊謾罵、拉布流會,貽害經濟民生。日月逝矣,歲不我與,香港還有多少內耗的本錢呢?筆者支持醫委會改革行前一步,更期盼新一屆立法會有新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