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開通 一小時生活圈成功在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繼一地兩檢高鐵通車後,另一項萬眾期待的超大型基建、英國《衛報》評為現代大型基建「新七大奇跡」之一的港珠澳大橋,亦通車在即!大橋於2009年動工,歷時9年。這條全球最長跨境橋隧組合,全長55公里。橋通車後,由香港國際機場到珠海的行車時間,將由四小時大幅縮短至約45分鐘,實現珠三角1小時生活圈的構想。

 

港珠澳大橋從香港到珠海及澳門的標誌性大橋,全長約42公里,是美國三藩市金門大橋的15倍。而主樑鋼板用量高達42萬公噸,相當於60座巴黎艾菲爾鐵塔的重量。大橋設計之宏偉,工程之巨大,引來不少外國使節、設計師及工程師到訪參觀,對工程表示贊歎。亦因如此,不少本港及內地旅行社也規劃坐船觀賞大橋景緻的行程,並大受歡迎,港人日後到珠海遊玩,又多一個熱門新景點。

 

此外,大橋最終會全日24小時通關,穿梭香港及珠三角主要城市之間最多只需三小時;而香港口岸至珠海口岸及澳門口岸的路程,行車時間更只需40分鐘。大橋設有往返香港至澳門,及香往返港至珠海兩條穿梭巴士路線,班次頻密,每日至少有400班次,亦會是全日24小時通行。以往不少人受交通時間所限,對回內地發展卻步,現在市民使用大橋由香港往返珠海及澳門,都只是一小時內的車程,節省不少時間。

 

港珠澳大橋作為大灣區重要的交通基建之一,結合高鐵網絡,港人以後北上到大灣區城市發展及生活,更為方便。大橋亦進一步打通灣區人流物流,日後由珠海往來葵青貨櫃碼頭,由以往三個半小時,大減至75分鐘,鞏固香港的交通、物流樞紐地位。

 

香港與珠三角西部現時主要依靠水路往來,並無直接陸路通道接通。大橋開通後,將為珠江三角洲兩岸提供直接陸路連繫,令香港與該區城市有更密切的經濟活動及人文交流,加強各地之間的聯繫,共同合作發展,開創更多機遇!總之,高鐵大橋都是惠民利港建設,高鐵更是一周左右就超越當初估計的八萬日人次高峰。網上看到政府安排不少立法會議員上橋參觀,先睹為快,甚至泛民議員也開心橋上打卡,再一次證明,身體最誠實,可能標誌反對派已覺今是而昨非。可能未來如地鐵和西鐵般,泛民議員要爭取加密班次,增加過橋車輛配額了。

「明日大嶼」能促進香港長遠發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特首林鄭月娥近日公佈任內第二份施政報告,共涉及250項新措施。這份施政報告能展現特首對香港「更大的承擔,更堅定的信心迎難而上」,敢於作出長遠規劃,亦敢於解決多項老、大、難問題,我對於表示歡迎。特別是在解決房屋問題上,現屆政府積極解決「地從何來」,提出「明日大嶼願景」,展開人工島填海研究,更是為香港長遠發展奠下重要基石。

「明日大嶼願景」計劃在交椅洲及喜靈洲附近的東大嶼水域填海,建造共1700公頃的人工島,預計可興建26萬至40萬住宅單位,最多可安置110萬人口,預計於2032年開始入伙,以解決本港長遠房屋需求。

政府亦計劃在人工島建立核心商業區,及引入簇新科技和環保措施。政府形容,這是繼中環及九龍東以外,本港第三個核心商業區。

而為配合人工島發展,政府將推展一組新的主要運輸走廊,以道路和鐵路連接港島北、人工島、北大嶼山和屯門沿海一帶,使人工島可以連接港島及新界,接通全港。政府又計劃推展一條與北大嶼山公路並行的高速公路,新的交通網絡會加強新界西北的運輸容量,紓緩現時西鐵和屯門公路在繁忙時段的擠逼情況。
  
從以上一系計劃構思可以看出,「明日大嶼願景」不只是單單解決香港房屋問題,更是發展新界,為日漸緊張的商業用地提出解決方案,可說是一個顧全到各方面的計劃。

有意見認為,「明日大嶼願景」需花費約5000億元,相等於約一半本港的財政備儲,是「燃燒儲備」。但對公共財政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大型項目經年,投資是逐年攤分,不是一次過拿5000億出來,加上港府現時每年的基建投資有近一千億元,明日大嶼的投資額是絕對可以負擔。更別說計劃落成後,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是無可量計,而且有持續性。

因此,如果是因建造費用昂貴就做,就是短視;否則就是有心人利用開支數字嚇人,其目的就是窒礙香港發展。

「獨害」沖昏頭腦 遺忘尊師重道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尊師重道向來是中國的傳統美德,但隨著破壞派不斷把所謂的「人權自由」膨脹放大,鼓吹「港獨」、「自決」的風潮席捲學界,今時今日不少激進青年在教師長輩面前,紛紛自詡是「民主英雄」,態度囂張跋扈,別說尊師重道,就連基本的禮貌都欠奉。

在近日理大學生會圍堵辱罵師長鬧劇中,社會各界再次看到學生「沉淪獨害」的嘴臉。數位同學因不滿校方除去張貼於「民主牆」上的「港獨」言論,竟然帶同揚聲器衝擊校長辦公室樓層,逐間房拍門叫囂,更指手劃腳阻止校內高層離開,手法如同「非法禁錮」,最終更令副校長和保安員等相繼倒地。

有理大校董狠批相關學生所為猶如「黑社會」,令校方蒙羞,又質疑學生會擅自將「民主牆」的另一半改為「連儂牆」,首先違反了校方與學生會間的守則。其實,大學學生會成員大鬧管理層已非首次,例如港大學生會禁錮時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浸大學生會會長以粗口辱罵教職員等,都備受各界痛斥。奈何激進學生未有汲取教訓,反而爭相仿效,一錯再錯,甚至以絕食脅迫校方讓步。

年輕不等同可以狂莽,無知也不是脫罪藉口。各大學院校是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的場所,豈容代表性低的學生會騎劫廣大同學的意願,在校園惡形惡相,肆意播「獨」。愛之深,責之切,正當中央和特區政府依法嚴厲遏止「港獨」之際,校方必須嚴肅處理事件,絕不能低估「港獨」分子騎劫校園的深遠危害,社會各界也有責任指引年青人奉公守法,不走歪路。

「獨害」沖昏頭腦 遺忘尊師重道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尊師重道向來是中國的傳統美德,但隨著破壞派不斷把所謂的「人權自由」膨脹放大,鼓吹「港獨」、「自決」的風潮席捲學界,今時今日不少激進青年在教師長輩面前,紛紛自詡是「民主英雄」,態度囂張跋扈,別說尊師重道,就連基本的禮貌都欠奉。

 

在近日理大學生會圍堵辱罵師長鬧劇中,社會各界再次看到學生「沉淪獨害」的嘴臉。數位同學因不滿校方除去張貼於「民主牆」上的「港獨」言論,竟然帶同揚聲器衝擊校長辦公室樓層,逐間房拍門叫囂,更指手劃腳阻止校內高層離開,手法如同「非法禁錮」,最終更令副校長和保安員等相繼倒地。

 

有理大校董狠批相關學生所為猶如「黑社會」,令校方蒙羞,又質疑學生會擅自將「民主牆」的另一半改為「連儂牆」,首先違反了校方與學生會間的守則。其實,大學學生會成員大鬧管理層已非首次,例如港大學生會禁錮時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浸大學生會會長以粗口辱罵教職員等,都備受各界痛斥。奈何激進學生未有汲取教訓,反而爭相仿效,一錯再錯,甚至以絕食脅迫校方讓步。

 

年輕不等同可以狂莽,無知也不是脫罪藉口。各大學院校是春風化雨,作育英才的場所,豈容代表性低的學生會騎劫廣大同學的意願,在校園惡形惡相,肆意播「獨」。愛之深,責之切,正當中央和特區政府依法嚴厲遏止「港獨」之際,校方必須嚴肅處理事件,絕不能低估「港獨」分子騎劫校園的深遠危害,社會各界也有責任指引年青人奉公守法,不走歪路。

「自願交地」為公私營房屋發展上策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長達五個月的土地大辯論終在上月完結,18個短、中、長期選項中,要有效並快速地釋放大量閒置土地,最可行的之一是探討公私營合作,利用私人的新界農地儲備建屋。在眾多合作模式中,若政府鼓勵發展商或私人土地持有人「自願交地」,並設立獨立的「公私營合作督導委員會」統籌及監督工作,市民大眾對「官商勾結」的疑慮自然可以大大降低。

 

據政府估算,現時私人發展商持有至少1000公頃農地,公私營合作就最能發揮這些土地的潛力。「自願交地」是透過發展商將土地自願交出,申請作公私營發展,項目獲通過之後,政府可以公私營房屋六比四的比例,獲得相關土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而作為鼓勵,政府可適當地放寬地積比,讓發展商可興建更多的私人單位出售,並負責建設該區的基礎設施,建立社區。

 

這樣一來,有關土地得到善用,私人發展商可以獲利,政府又可以興建公營房屋,市民早上樓,絕對是多贏局面。或許有人會擔心「官商勾結」的問題,因此亦建議成立「公私營合作督導委員會」,保障審批過程公平、公正及透明,不讓大發展商壟斷項目。委員會亦會定期檢討工作及有關標準,並向公眾交代,令市民對有關機制可以給予信心。

 

社會上有人提議,政府應引用《收回土地條例》,直接收回農地建屋,認為這樣成效更佳。可是,要引用《收回土地條例》門檻不低,要證明相關土地有公共用途才能收回,而公共用途的定義沒有明確界定,容易引起法律爭議。特首林鄭月娥亦曾明言不能隨意運用《收回土地條例》,否則或會面臨漫長的司法覆核,更加延遲相關發展。

 

土地開發和規劃往往牽涉重大爭議,公私營合作的確可解燃眉之急,政府應權衡輕重,平衡公眾利益,作出具前瞻性的決定。只要建構一個良好機制,相信市民定必會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