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別再一次關上溝通大門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即將視察香港,本港立法會全體議員獲邀出席特區政府為委員長而設的歡迎晚宴;包括反對派在內的10名議員,更獲邀以酒會形式與委員長會面。中央政府伸出橄欖枝,惟部份反對派議員在鎂光燈下扭扭捏捏,斷言在酒會交流作用不大拒絕出席,甚至提出委員長應與反對派進行「工作會議」云。政客狂妄自大的嘴臉,連自稱走中間路線的盟友也看不過眼,揶揄有人自視過高,「太孩子氣」。

張委員長蒞港,特別安排與反對派議員溝通,是一個很好的交流機會。反對派經常自詡是民意代表,絕不應將中央打開的溝通大門強行關上,更不應被激進派騎劫,否則是對不起自己,更愧對市民。

事實上,委員長此行對香港而言意義重大,港人可以親耳聽到國家領導人對於本港的殷切期望,有助我們認清未來發展出路。尤其是如何把握好國家「一帶一路」等戰略帶來的機遇,扮演好「超級合夥人」的角色,再次迎來經濟騰飛。

當然,隨著9月立法會選舉臨近,反對派難免諸多政治盤算,生怕招人話柄,令選票進一步流向激進勢力。但政治不是小孩子玩泥沙,議員的責任也不是拉布做騷,從政者有責任看清形勢,不應置700萬市民的福祉於不顧。

為了香港好,社會各界紛紛好言相勸,呼籲反對派議員善用與委員長的面談。與其糾纏於安排細節,或在會面中流於口號式的為反而反,倒不如拿出勇氣,好好思量表達什麼意見,也為將來的正面互動搭建平台。

解決水貨問題及挽救旅遊業發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旅遊業是香港經濟支柱之一,就業人數超過26萬人。03年沙士之後,國家開放個人遊,令本港經濟由谷底迅速恢復,我們是感恩的。旅客急增衍生部分社會問題,讓激進派乘機將個人遊同水貨客劃上等號,挑撥兩地矛盾。

「違法佔領」、「驅蝗行動」、「光復行動」,「旺角暴動」等事件,激進派連環打擊香港法治,好客,和平之都的形象,令世界各地包括內地的旅客卻步。旅發局資料顯示,今年2月訪港內地旅客大跌26%,減少一百二十萬人次,是03年「沙士」以來最差表現。香港失業率近日上升,零售業更加是重災區。

觀乎歷史,第一代水貨客就是香港本地居民,取消了「一簽多行」,並解決不了問題,反而變成更多本地市民加入水貨客行列。水貨最嚴重的地區,就是泛民大黨任區議員,激進派為政治私利,繼續火上加油。結果,香港賠了夫人又折兵。

其實,只有香港與國家互相通力合作,疏導分流,才有望解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自2013年開始,在兩會期間向國家提出多項打擊水貨走私的建議,並取得一定成效,例如「海關總署開設「當天多次進出境旅客」專用通道,淨化口岸環境」、「進一步落實進出境違法人員管控機制」、「聯手港澳海關,共同治理水貨客走私行動」。也有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提倡設立「港粵跨境電商中心」,既支持本港青年創業發展,亦有助紓緩水貨問題。

重振香港旅遊,首先是儘快重回正軌,重建香港聲譽,向違法、不文明趕客行為說不。針對北區水貨客就地分貨、佔路阻街,擠迫碰撞,做好現代化都會管理,食環署、警方等部門加強管理檢控,解決人貨堵塞擾民傷民問題。加快邊境購物城儘早開業,既可以減少對本地居民生活區嘅影響,又可以增加本地就業,發展經濟。

長遠而言,面對周邊地區競爭,尤其上海廸士尼開幕,香港旅遊需要重新調整布局,積極改善設施,規劃新景點和多元服務,加大全球對外推廣宣傳,才有望根治水貨問題,重振旅遊經濟。

杜絕「光復」趕客 打爛港人飯碗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本土派」的「光復上水」行動臨時以遊行「被滲透」為由取消,但期間仍爆發零星衝突,有好事之徒更在上水穿插「巡遊」,多家商戶為免殃及池魚,紛紛落閘休業避風頭,有遊客亦擔心有暴亂而提早離港。

立法會選舉臨近,激進派借「光復」行動出位拉票,大家心知肚明,但一手策劃「擾民秀」的政客,當示威人數遠遜預期,加上其他激進勢力也參一腳時,竟以「不想有暴力事件發生」作為腰斬行動的遮羞布,偽善的嘴臉確實令人厭惡。

普羅市民對激進派的鬧劇見慣不怪,但一旦干犯到小市民生計,我們就不能忍氣吞聲。無疑,北區水貨客影響嚴重,不要說當地居民,就連深圳大學生和專業人士也紛紛投訴水貨客製造擁擠和破壞秩序,但所謂「鳩嗚團」或「光復」行動,根本無助解決問題,反而破壞了旅客對香港的印象。

入境處公布五一「黃金周」首天內地旅客入境數字不跌反升,但業界慨嘆旺丁唔旺財,零售市道無起色。有誰想香港回到沙士時期般慘淡?若激進派再搞「趕客行動」,勢必打爛本港旅遊零售界從業員的飯碗。

我們支持香港警方嚴加執法,杜絕滋事份子。更重要是,特區政府要對症下藥,清楚說明大多數水貨客其實是香港人的實情,不能再任人造謠生事,製造兩地矛盾。針對水貨客佔路阻街情況,當局應做好現代化都會管理,同時做好旅客分流疏導及加快邊境購物城,在保障本地居民生活的前提下,把水貨問題轉化為商機。

教育局制定政策要接地氣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教育局2009年推出新高中課程,將原本企業、會計、財物三門課程進行合併成為『企業、會計及財務概論』(簡稱企會財)一門課程。『企會財』的課程設計是類近大學工商管理的課程結構,目的是要學生掌握商業知識和技能。

然而,新課程推行7年以來,一直受到前線教師和很多學生一波又一波的批評和投訴。上週考畢該科的文憑試後,老師和考生均批評考題及評分安排不合理,再次挑起學界對課程的不滿。

學界批評教育局指在制定政策時“堅離地”。不少師生投訴『企會財』課程內容廣而闊,使學生難以掌握重點;老師和學生更要耗費大量時間補課,工作和學習壓力十分大。據統計,過去幾年選修商科課程的中學生在逐年減少,很多即使選修了商科的學生也有中途退課或不參加考試,學生用腳表達了對課程的不滿。

香港是個商業社會,也是環球金融中心,的確需要積極和及早培育學生掌握有關的知識,提昇香港的金融優勢。但問題是局方尤如不吃人間煙火,對師生多年來的投訴和訴求不聞不問,還固執地不予理會,令科老師長期處於巨大壓力中,也嚇怕了學生,使之失去學習的興趣。

這不是推行教育政策應有的態度,做法也與目標背道而馳。如果由於教育局的課程設計令學生不敢再選修商科課程,這將嚴重影響香港未來的商業人才供給和經濟發展,更直接影響一代香港青年的個人事業發展。

教育局要盡快對課程進行檢討和修訂政策,多聽取前線教師第一手的實踐經驗和反饋,為培養香港未來的商業人才,為香港未來的持續發展負上應有的責任。

踢走「播毒者」 不容「港獨」「暗獨」欺哄港人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隨着立法會換屆選舉迫近,傳統反對派與「激進本土」的「鬼打鬼」愈演愈烈。一直鼓吹「港獨」和「勇武抗爭」的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在新一期刊物中更以《告別泛民猶如告別政治花瓶》為題,力數反對派打着「爭取民主」的旗號「混飯吃」。

被「剃眼眉」事小,流失選票事大,多名反對派政黨「中青代」終按耐不住,聯署發表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宣稱要以「內部自決」決定香港前途,試圖搶回鎂光燈,收復失地。但值得注意是,聯署人雖然刻意不觸碰「主權」這個問題,卻拋出被「法律條文」包裝的「自治傳承」、「內部自決」等立場,顯然是暗煽「港獨」,混水摸魚。

在法理上,港人必須理解,香港特區須按照國家憲法及香港基本法條文辦事,在回歸50年後的2047年,中國仍會在特區香港行使主權。因此,所謂港人在2047年後按「內部自決」原則實現自決權的論調,根本站不住腳。在政治上,反對派當初綑綁否決特首普選方案,拆毀與中央的溝通橋樑,他們又憑甚麼在香港前途問題上,擺出一副為我獨尊的姿態,與中央討價還價?

說到底,「港獨」、「暗獨」同樣害死香港,無論是激進本土還是傳統反對陣營,表面大義凜然「為民請命」,實際人人力求出位,覬覦議席。選戰在前,選民應該認清「播毒者」的嘴臉,不要被政客洋洋灑灑的決議文或蠱惑人心的口號所欺哄蒙騙,倒應以選票踢走政治恐怖分子,狠剎歪風邪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