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有色眼鏡」體驗內地交流好處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民建聯今年暑假期間舉辦「進一步的天空」內地工作實習計劃,帶領80多名來自香港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到重慶及杭州多個企業實習。筆者早前出席實習活動的啟動儀式,為一班年輕人打打氣,鼓勵他們好好享受為期約一個月的實習,親身體驗內地的生活及工作情況。

近年,香港社會環境複雜,政治矛盾尖銳,不少新生代對前路感到擔憂。但空有憂患意識,卻不願意及時掌握大局,因應預期的挑戰提早「備戰」,只會迷失方向,坐困愁城。

事實上,香港擁有「一國兩制」的優勢,扮演著內地與國際的橋樑角色,當國家經濟高速發展,「一帶一路」建設藍圖受到全球各國追捧之際,港人如能早著先機登上發展列車,既可帶動整體社會受益,也能為國家作出貢獻。奈何,多年來在反對派所謂「被洗腦」、「被愛國」的渲染下,「內地」兩字仿佛觸動了部分年輕人的神經,甚至對正常交流互動也嗤之以鼻,單憑主觀感覺就啟動「排斥」機制。

畢竟兩地融和合作是大勢所趨,筆者深信香港大學生能到內地實習是一個很好的機遇,透過認識當地的經濟、社會及文化發展,有助探索自己的未來發展路向,為將來的發展打穩根基。年輕人理應是最沒有枷鎖包袱、勇於嘗試的一群。與其終日在反對派的放大鏡下,挑剔內地的不足,在社交網絡一面倒看內地的負面消息,倒不如放下「有色眼鏡」,踏出一步,親自窺探內地的發展,或許會發現事情很不一樣。

滬港加深擴大合作創多贏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長期以來,滬港兩地在國家戰略中肩負重要責任,近年兩地交流合作也日益密切。筆者早前隨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考察團訪問上海,圍繞了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與上海自貿試驗區金融改革試點等調研考察,也參觀了當地商飛公司、地鐵交通路線等發展。

聞名不如見面,考察團此行深刻體會到上海在經濟、交通、市容等方面,有著飛躍的進步,展現出非凡的發展潛力及都市活力。上海領導們也向我們表明,隨著上海的進一步發展,滬港合作交流的機會、渠道、範圍會不斷加深擴大。

事實上,隨著2014年底「滬港通」實行,足以證明滬港在金融發展方面互補性強,合作空間巨大。去年4月,雙方亦在滬港經貿合作會議上,確認了兩地在公務員交流、青少年交流及科技合作等方面,應深化互動。

今年是國家「十三五」開局之年,滬港兩地同屬內地對外開放的窗口,更應抓緊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時機,實現良性互動,締造互利雙贏,在比翼齊飛之時,也為拉動國家經濟作出貢獻。

筆者十分支持滬港兩地繼續尋求多層次及全方位的合作,尤其在青年及培育專才方面互相取經。以社工專業發展為例,由於工作待遇等因素,上海不少社工做到一定層次後出現人員流失問題,當局不妨借鑑香港經驗,用政府購買服務方式促進社工隊伍發展,挽留人才。另一邊廂,很多香港青年大學畢業後希望留在上海發展,卻因為享受不到當地居民待遇,壓力很大,特區政府也應研究解決方案,吸納人才。

望反對派放開矛盾共建香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視察香港期間,首次以餐前酒會方式與反對派議員互動。多年來,中央無數次向反對派伸出橄欖枝,顯示中央願意全面兼聽香港各界聲音,奈何反對派口裡說「溝通」,卻一再拆毀互動平台。

反對派的「爭取民主」,表面煞有介事,實質是葉公好龍。今次在各界推動下,四名反對派議員半推半就應邀參與會面,事後也一如所料,向社會力陳他們如何把握機會向領導人反映香港情況云。

坊間有分析指,今次會面成事,或許有利於相對理性的反對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的成績,但作為建制派,為了香港大局着想,始終樂見其成。筆者更希望這次會面是他們踏上溝通之路的起步點,畢竟反對派也代表部分港人的聲音,倘他們與中央的溝通陸續有來,相信能令中央在制定涉港國策及處理兩地關係時,更清楚香港的需要。

不過,反對派能否更進一步,還看他們是否願意敞開胸懷。就以張委員長訪港保安安排為例,有人刻意避談國際恐襲趨勢,淡化本港激進派暴力升溫,妄顧旺角暴動中警員公然被滋事份子襲擊的事實,只向特區政府扣上「擾民」、「粉飾太平」等帽子。以偏頗的口號挑動民怨,無疑能壯大反對派聲勢,卻再一次傷害了港人與中央的感情。

張委員長引「獅子山下」歌詞,提醒香港各界「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中央不計前嫌,希望反對派也能承擔身為香港一分子的責任,讓香港告別政爭氾濫、內耗空轉的日子。

拉布流會正推香港落懸崖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最新的經濟數據顯示,今年第一季度GDP按季錄得0.4%負增長,為2011年第二季以來最差,按年增長也大幅放緩至0.8%,比去年第四季的1.9%減少1.1個百分點,是2012年首季之後表現最弱,亦遠比市場預期的1.5%遜色;每月的出口數據也是持續下降,說明香港境內外的經濟環境都不景氣。在這頗不樂觀的經濟形勢下,香港無疑更加需要團結一致,集中精力謀發展。

可惜的是,本港近年的社會內耗相當嚴重,立法會內的反對派為反而反,為流會而流會,議會無法發揮應有功能,政府提出的法案幾乎都會得到拉布、點人數、流會的結局,市民雖然經已見怪不見,但卻對本港的競爭力和改善民生的工作帶來實質影響。以過去5個財政年度為例,在2011年至2014年的3個年度內,政府每年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平均約有50份,金額約為500億元,但是由於拉布的影響,在2014至15年度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則明顯下跌至只有20份,金額低於300億元,而2015至16年度雖然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回升至約40份,但金額亦不足400億元,利益最受損的是最基層的工人。經濟是一環扣一環的,如果底層的收入得不到保障,在連鎖反應下自然會影響社會各階層,結果又是政府提供援助包底,令社會資源不能自我增值。

歸根究底的死結在於政不通人不和,政府施政被議會內少數議員對抗所癱瘓,影響到整個社會的正常運作。以2013年為例,泛民僅以響鐘點人數的方式,已虛耗近70個小時會議時間,導致7次流會,浪費逾1600萬港元公帑,往後幾年的情況更嚴重,本屆立法會會期流會已達10多次;拉布每每提出上千條修訂,大大延誤議會進度,浪費不單是納稅人的公帑,更是香港寶貴的時間成本,嚴重消耗港人歷來引以自豪的效率及靈活性。香港議會的盲目對抗已經超越了理性討論,達到「逢會必拉」的地步,少數反對派議員只講立場,亦不看議題內容,完全無法妥協,更看不到拉布流會為社會爭取了什麼利益?為香港帶來了什麼實質性的進步?

代議政制是市民選出自己的代表,在議會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達至社會均衡發展,但是拉布並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政治不穩經濟不前對所有香港人並無好處只有壞處;少數議員拉布癱瘓議會,以少數拖垮多數,亦非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表現。在西方議會,政客使用拉布只會在重大議程上偶一為之,絕不會使之成為議會常態手段。民選議員不為選民負責,於理不合,無疑是失職的表現。

香港人會否具備政治智慧,在九月的立法會換屆大選中,以選票令議會重回正軌道?若果下一屆立法會依然拉布流會不斷,最終將導致本港的經濟神話結束,香港失卻國際大都會的地位,這可會是多數港人樂見的結局?

「帶路」大門已開 要把小門落實好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一帶一路」 倡議是國家的劃時代戰略,將釋放沿線60多個國家與地區的巨大經濟潛力。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在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並發表主題講話,足以證明中央政府高度重視香港的繁榮穩定和在國家大局中的作用。張委員長在講話中15次提到「支持香港」,更再次展現了中央對香港一貫的厚愛。

回歸以來,中央一直為香港發展「撐腰」。自從03年首次簽訂《更緊密經貿關係協議》,08年推出14項挺港措施,2011年推出「惠港36條」,以致在「十二五」規劃中將港澳單列專章,批復「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開發政策,2014年開啟「滬港通」金融新紀元等,均鞏固及提升了香港的實力和地位。

值得深思是,香港成功搭上國家崛起列車時,總不能呆等中央的惠港政策,倒應主動出擊,與國家共同開創互惠互利的新局面。筆者早已提出「一帶一路」實為國際版的「改革開放」,既然香港能在八九十年代抓住機會,經濟騰飛,今次也不應錯失「帶路」良機。

張委員長此行為香港參與「帶路」建設立牌指路,點明中央支持香港在四個方面發揮積極作用:打造綜合服務平台;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投融資平台建設;促進「一帶一路」沿線民心相通;深化與內地合作。大門已經開了,關鍵在於把小門落實好。筆者期盼特區政府即將成立的「一帶一路」辦公室,能夠扮演好牽頭角色,引領全社會以寬廣的視野和胸懷搶佔先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