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院裁決遏暴力歪風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被控衝擊「政總」的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早前終極上訴得直,毋須再就該案服刑。惟終院在判詞中表明,完全認同上訴庭的新判刑指引,強調對涉及暴力及大規模的非法集結案件,必須判阻嚇性及懲罰性刑罰,而任何人煽惑他人或以領導角色鼓勵他人非法集結,日後有充分理由被判即時監禁。

黃之鋒等三人今次成功「甩身」後,未見絲毫悔意,反而頭戴「光環」抹黑裁決

是「糖衣包裝的嚴厲判決」云。破壞派中人更大放厥詞,刻意把三人上訴得直與律政司長申請上訴「完全是錯」簡單畫上等號,「指控」政府令幾位年輕人「白白坐監」;又誣衊政府「嚴刑峻法」,會「侵害」市民集會自由,做成寒蟬效應。

但正如律政司就終院裁決發表的「聲明」指出,三人今次被檢控或定罪,並非基於他們的信念或行使公民權利,而是因為他們擾亂秩序和涉及暴力的行為。香港市民必須明白,我們的表達權利雖然受到《基本法》和國際公約的保障,但大家在享有權利時,也有責任尊重他人的權利,保障公共秩序和國家安全。否則,人人都以「公民抗命」為「免死金牌」,把脫離法律框架的行為合理化,社會必然大亂,法治定必崩潰。

今次三名被告純粹因為上訴庭新指引在案發時未出現,故不應被追溯引用,才能金蟬脫殼。奉勸那些容易誤信政客讒言佞語、盲目迷信所謂「公民抗命」和「違法達義」的年青人,三思而後行,好好守護香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核心價值,切忌再當上破壞派的馬前卒,賠上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僭建風波火燒後欄 破壞派護短護航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破壞派包庇護短惡行可謂日日新鮮,近日參加立法會補選的前公民黨成員、現任南區區議員司馬文,被揭其位於西貢的村屋有僭建物。司馬文有建築及規劃等專業背景,其妻更在規劃署任職城市規劃師,但二人歷時10年都知法犯法,從未有按照政府要求改正拆除,直至近期為了補選議席,才在社交網站引爆政治炸彈,來一招遲來的清拆加「誠意道歉」。

司馬文明目張膽違法,甚至被質疑砍伐屋後樹林開闢私人「後花園」,但破壞派議員竟東拉西扯諉過他人。有人稱任何人都有機會犯錯,司馬文已找合資格人士處理,願為事件「負責任」;又有人稱香港住得獨立屋在所難免,反控政府官員其身不正,才令公眾不去面對法律問題。甚至有人對司馬文所作所為不哼一聲,轉移視線批評建制派在立法會用議會資源去評論候選人云。

在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風波中,破壞派窮追猛打,上綱上線,但當「自己友」出事,他們不是左閃右避、避重就輕,就是拋出大堆歪理,護短護航。假如今次僭建醜聞的主角不是司馬文,而是政府官員或其他公職人員,在補選前夕,一眾破壞派還會如此「寬宏大量」嗎?

總言之,官員和建制派稍有差池,破壞派就站在道德高地,用放大鏡興師問罪,標準要比白紙更白。但一旦火燒後欄,他們就有千百萬個開脫的理由,「千錯萬錯都不是我的錯」。無論是司馬文「誠意道歉」背後的政治盤算,還是破壞派「屁股指揮腦袋」的政治表態,市民都心裡有數,政客們還裝著一臉正直,實在太可笑。

「初選」龍門任搬鬧劇收場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破壞派的立法會補選前哨戰鬧劇收場,在九龍西「初選」排名第二的馮檢基疑似「被退選」。事前各陣營打鑼打鼓簽訂「君子協議」,把「民主」、「民意」吹噓得天花龍鳳,但當選舉結果不合意,說好了的龍門可以任搬,試圖以一句「勝算為重」,讓「大佬」說了算。

破壞派一向都是雙重標準。他們高喊「民主」,誣衊政改方案是「篩選」,卻美化自己訂出的補選機制是集中票源的「初選」。破壞派不承認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憲制權力,就誣衊人大常委會「黑箱作業」,但當「初選」結果有風險,他們卻「大條道理」欲把機制一手推翻。

破壞派經常「指控」政府「離地」,但原來為了「大局」,參與「初選」民調和投票的民意,他們可以視為無物。近日,破壞派法律學者更散播歪理,聲稱現在面對「威權政府」,支持者還「浪漫地」說一定只會投票給自己最想支持的人是「超離地」,又斥選民「含淚投票」的說法是非常幼稚云。

最可笑的是,當「初選」安排千瘡百孔,甚至整個陣營一開始未有周詳考慮因違法宣誓而被取消議員資格的姚松炎,是否有參與補選資格的問題時,破壞派反而諉過政府,宣稱誤中了對手的選舉「分化」策略。破壞派「公我贏,字你輸」、「自己永遠是對的」的賴皮嘴臉,實在叫人受不了。

香港社會需要真正為民服務的代議士,而非言行不一、待人嚴律己寬的政客。立法會補選在前,盼望心清眼亮的選民,不要再聽從政客的唆擺,能為香港投下神聖一票,壯大建設力量,制衡破壞勢力。

粗口辱師犯眾怒 不思進取失機遇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中國國力日盛,全球早已掀起學普通話熱潮,務求打入內地市場分一杯羹。香港背靠祖國,習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更表明支持我們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為重點,全面推動兩地互利合作,可謂得天獨厚。惟近日浸會大學爆出有少數學生「佔領」語文中心,以脅迫校方全面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的鬧劇,簡直令人咋舌。

「佔禍」爆發以來,社會上部份激進青年受到所謂「公民抗命」的歪論荼毒,自詡「伸張正義」就任意妄為。據網上流傳短片,今次涉事的學生因不滿普通話考試通過率低,竟然用粗言穢語辱罵老師和職員,觸犯眾怒。儘管他們試圖以口音問題卸責,惟公道自在人心,相信校方定必會按既定紀律程序處理,以正歪風。

在整場鬧劇中,學生的囂張傲慢固然令人咬牙切齒,但他們那種狹隘的思維及力有不逮的窘態,也令人哭笑不得,無限唏噓。學生在向外籍老師叫囂責難時,突然拋出一句:「呢度係香港,要講廣東話」,然後以廣東話大放厥詞,仿佛大地在他腳下,世界為他而轉一様,幼稚得可憐。

香港從小漁村發展成為享譽全球的國際大都會,全賴港人積極進取的精神和靈活創新的思維。當今全球局勢變幻莫測,區域一體化發展乃大勢所趨,儘管國家為我們預留了經濟高速列車的「車票」,但倘若香港新一代不思進取,失去了國際化視野和敏感度,再好的機遇也是鏡花水月。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與其故步自封,耍賴生事,倒不如好好學習,裝備自己應對挑戰,勇敢地掌握機遇。

懲處佔禍主謀 還香港人公道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佔旺」清場案中,十多名激進示威者因違反法庭禁制令,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罪成,當中黃之鋒和黃浩銘被判監,其餘多名被告則被判緩刑及罰款。無論政治立場如何,任何年青人因為以身試法被判刑都令人唏噓,但法治是香港的基石,違法不可能沒有代價。

根據《基本法》,香港居民享有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和權利,但正如今次主審法官重申,香港法律對表達意見有明確約束,不能損害他人權益及影響公共秩序,更不容有暴力行為。任憑激進示威者自詡政治理念如何崇高,一旦逾越法律界線,就必須承擔法律後果。

如今走得最前的示威者鋃鐺入獄,的確對社會帶來警示作用,但「佔禍」慘劇不僅關乎數名青年學生的刑責問題,那些在背後利用青年人的理想與激情,打着「公民抗命」旗號,煽動唆擺他人做違法行為的主謀者,責任絕對更大。

「佔禍」爆發後三年多以來,我們只見曾信誓旦旦表明會自願承擔罪責的法律學者和政客,為逃避刑責而「龍門任搬」,一時宣稱承擔罪責不是任由宰割,一時又稱「公民抗命」與「任意違法」有別。近日,「佔禍」發起人甚至在相關案件審前覆核時「講價」,要求控方改控刑罰較輕的罪名,簡直匪夷所思。

破壞派如何塗脂抹粉,甚至說出「留案底令人生變得更精彩」的謬論,大家都深明「佔禍」是香港難以磨滅的傷痕,社會各界也為此付上了沉重代價。執法部門必須揪出幕後黑手,繩之於法,並徹查箇中捐款帳目及牽涉的背後勢力,才能真正還香港人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