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中國領土主權 抗議美國挑起南海爭端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日前公佈了所謂「最終裁決」,宣稱中國劃設的「九段線」無效。中國政府嚴正表明對此堅決反對和不予接受,70個國家及90多個國家的23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也表態支持中國的立場或批評這個所謂「裁決」。

中國與菲律賓的南海爭議,本質就是領土糾紛。儘管歷史清楚說明南海諸島自古就是中國領土,據加拿大媒體報導,最近在溫哥華舊貨攤,更發現了一本1947年由美國發行的南海地圖,早在70年前就把南海島礁標明「主權」屬於中國(China)。但自南海地區發現豐富油氣資源後,菲律賓等國為了一己之私,非法染指南沙島礁。

令人髮指是,菲律賓前任政府更濫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程序,挑起南海仲裁案,嚴重侵犯中國的權利。面對這場違反國際法原則的政治鬧劇,中國政府表明「不接受、不參與、不承認、不執行」的「四不」立場,絕對是合情、合法、合理。不過,一直在背後煽風點火的美國,為了阻撓中國和平崛起,至今仍緊咬不放,甚至大放闕詞,宣稱要中國尊重南海仲裁庭作出的「裁決」。

誰在踐踏國際法,全球自有公論,這場借南海問題圍堵中國的圖謀,絕不能動搖中國人民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香港同胞及全球華人都堅信,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絕不受罔顧事實的「裁決」所動搖,奉勸美方等外國勢力能尊重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立即停止粗暴干預南海事務,多為亞太地區和平做有益的事。

支持醫委會改革行前一步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反對派議會拉布歪風愈吹愈烈,市民無可奈何,見慣不怪。但沒料到議會早前恢復二讀《二○一六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時,代表醫學專業的議員也無視部分醫生、患者團體,以至建制及反對派議員的訴求,瘋狂拉布,把自己及醫學界置於市民利益的對立面。

香港的醫療水平向來名列亞洲前茅,普羅大眾十分尊敬醫護人員,但隨著近年本港醫療系統壓力大增,部分前線醫護團隊工作量不勝負荷,加上醫療事故漸趨頻繁,醫委會積壓未處理的投訴高達900多宗等,均令醫患之間的矛盾白熱化。

今次醫生註冊條例修訂旨在對症下藥,加強監督業界、便利境外醫生來港執業,以及加快醫療投訴處理效率等。奈何在改革辯論中,部份醫護代表赤裸裸地為了維護界別利益,不惜散播陰謀論,單憑臆測指控當局藉增加業外委員「操控」醫委會,又妖魔化草案,宣稱改革會削弱專業自主、降低在港執業醫生水平云。

輿論不為所動,醫學界議員竟在會期煞科前夕,粗暴地靠「點人數」拉布,明顯是要跟牽涉公眾利益的醫委會改革及其後的規管私營骨灰龕條例,來一招玉石俱焚。議員不做好立法審批工作,反而對利民政策諸多阻撓,議事堂再次淪為政客的舞台。

近年內地及鄰近亞洲地區全速發展,反觀香港議會流於無聊謾罵、拉布流會,貽害經濟民生。日月逝矣,歲不我與,香港還有多少內耗的本錢呢?筆者支持醫委會改革行前一步,更期盼新一屆立法會有新氣象。

祖國堅決為港守護「一國兩制」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19周年,自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至今,國家每一任領導人都嚴格按照憲法及《基本法》辦事,堅定不移地支持該制度在港的貫徹落實。事實也告訴我們,「一國兩制」方針構想是最適合香港走的道路。

回歸初期,「一國兩制」讓香港在政治上實現平穩過渡,促進國家改革開放,成就舉世矚目。回歸過後,香港歷盡金融海嘯及「沙士」疫情等挑戰,在經濟低迷時期,國家作為香港堅實的後盾,支持港人渡過難關,大部分市民都能感受到國家的厚愛。

隨著社會變得複雜,社會出現政治紛爭是全球大趨勢,香港要長治久安的不二法門,就是依照《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奈何,不少反對派政團單單為自身利益,配合境外勢力,妄加指責國家;甚至提出「港獨」、「自決」等,挑動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激情,製做意識形態分化,誘使港人走向末路。

近年,激進反對派更變本加厲,把暴力衝擊粉飾為「勇武抗爭」,肆機挑起事端。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早前視察香港時也叮囑港人,如果拋棄了「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香港必亂無疑;香港亂了,大家跟着一起埋單。

我們必須反躬自省,認清香港有今天的成績,離不開「一國兩制」的基石。尤其是當今國家發展舉足輕重,香港要「近水樓台先得月」,關鍵在於凝聚正能量,維護法治和契約精神,保持專業水平和操守,共同守護香港打造和國家的命運共同體。

「港獨」違憲違法 於法理情皆不容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香港回歸祖國值得各界歡慶,回顧特區成立19年來,中央一直按照《基本法》支持香港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這是國際社會有目共睹的。港人背靠祖國,一路上也熬過了不少難關與挑戰,與內地經濟融合發展,社會經濟顯著進步。

不過,反對派多年來都在回歸周年發動遊行,跟政府「唱對台戲」,今年也不例外。根據警方統計,今年遊行在高峰時有1.93萬人參與,是歷年來第二低的參與人數,港大民意研究計劃也估計遊行人數介乎2.3至2.9萬人,但大會仍堅稱有11萬人參與。

七一遊行近年聲勢大跌,坊間對主辦方「報大數」早已習以為常,更值得關注是多個煽動「港獨」、「自決」的「本土」組織,竟打鑼打鼓號召示威者穿黑衣、戴口罩「包圍」中聯辦,又揚言會安排火機、膠樽等「裝備」,明目張膽挑戰法治。

儘管在警方嚴陣以待下,激進「本土」臨陣「縮沙」,貽笑大方,但港人絕不能掉以輕心。中聯辦是中央駐港聯絡機構,激進派公然教唆他人圍堵生事,其心可鄙可誅。年初二的旺角騷亂事件已經天怒人怨,如今社會剛恢複元氣,激進派再次挑撥鬧事,明顯是在傷口上撒鹽。

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於法、於情、於理都不可能獨立,至於所謂的「勇武抗爭」,各界更應予以嚴厲譴責。立法會選舉在前,市民必須擦亮眼睛,守護來之不易的安定繁榮,慎防有人為了搶眼球、吸選票,不惜搞垮香港,毀我家園。

正視舊式工廈消防安全 杜絕災難重現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民建聯副主席、新社聯理事長 陳勇

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大火焚燒108小時,吞噬了2名消防員的寶貴生命,無情火喚起全城向消防英雄致以崇高敬意,同時也敲響了舊式工廈消防安全問題的警號。特區政府已成立跨部門專案組,徹查今次火警成因、消防人員死因、工廈營運模式及消防處行動程序是否有改善之處等問題。

早在2010年,長沙灣麗昌工業大廈也曾發生4級大火,當中一名消防隊目不幸殉職。據傳媒報導,當年保安局表示,消防處會詳細研究是否需要引入新措施,包括強制加裝自動灑水系統,以提升舊式工業大廈的消防安全等。但事隔數年,悲劇重演,舊式工廈的消防安全及監管措施始終成疑。

近年,工廈迷你倉、工廈劏房等「計時炸彈」遍佈各區,當局全面檢討改裝結構、走火安全等問題的確刻不容緩,長遠而言,還必須修改法例及加緊巡查,才能真正堵塞漏洞。值得關注是,隨著商廈租金高昂,不少兒童興趣班中心亦紛紛進駐工廈,開到成行成市,有些更加屬違反地契經營。試想想同一工廈不時有大批貨物進出,又有大型機器運作,一旦遇上火警,後果不堪設想。

畢竟很多意外是可以避免的,當局的調查報告預料需時逾一年時間才能完成,筆者期望社會各界在真相大白前,不要單憑主觀臆測妄下判斷,政客們更不應在立法會選舉前肆機炒作,譁眾取寵。只有讓調查回歸理性專業,各部門對症下藥,透過加強監管及優化舊工廈和商廈的防火設備,才能杜絕災難重現。